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的创业故事

 
40多岁才开始下海的企业家并不多,能够创业成功的则更少。
 
华为任正非、联想柳传志、娃哈哈宗庆后,他们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40多岁才开始创业,并且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如今,娃哈哈旗下的饮品像毛细血管一样,几乎分布于全国各地的零售终端,宗庆后本人也依然奋斗在一线。
 
宗庆后作为40年代老一辈的实体行业企业家,及浙商的代表,在中国商业史上必然浓墨重彩。
 
尽管,近几年实体零售被电商冲击,但实体零售依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文/十二不惑
 
01
 
1945年,宗庆后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市东大街,祖父曾是张作霖手下的财政部长,夫妻在国民党政府当过职员。
 
他的曾祖父辈均为杭州府钱塘江县籍,宗庆后的父亲解放后失去了在宿迁的工作,全家在宗庆后4岁时被迫举家迁回祖籍地杭州。
 
父亲回杭州后找不到工作,全家只靠在杭州当小学教师的母亲工资维持基本生活。
 
1963年,初中毕业后,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宗庆后去了舟山一个农场,几年后辗转于绍兴的一个茶厂。再后来,大批知识青年下乡,宗庆后便是其中之一。
 
在海滩上挖盐、晒盐、挑盐,在茶厂种茶、割稻、烧窑,那时候的宗庆后与别的年轻人一样,脑子里有过各种各样的梦想。
 
然而,在被命运之神遗忘的农村,他一待就是15年。逃避灰色生活的唯一途径,就是四处找些书来看。
 
直到1978年,随着大批知青返城,33岁的宗庆后回到杭州,顶替退休的母亲进入工农校办纸箱厂。
 
此后10年间,他辗转于几家校办企业,背着工厂的产品全国各地售卖,几乎用脚丈量了整个中国市场。
 
改革开放之初,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击着人们对物质生活的想象,但宗庆后的努力并没有给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善。一家人挤在一个小房子里面,生活非常拮据。
 
1987年,42岁的宗庆后决定自主创业。对于大多数人而言,42岁已经到了被生活磨得心疲力竭、转而把人生愿望寄托到下一代的年纪。在被命运遗弃了大半生之后,这一次宗庆后紧紧抓住了命运给予的一丝可能。
 
他借了14万元,与两名老师一起承包了连年亏损的杭州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
 
宗庆后每天戴着草帽、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叫卖棒冰、文具,风雨无阻。这是一段异常艰辛的岁月,那时候,企业又穷又小,中午十来个人挤在一起蒸饭吃,还受人家的气。
 
渐渐地,宗庆后意识到做代销是难以长久的,要另寻出路。
 
02
 
在送货的过程中,宗庆后发现很多孩子存在食欲不振、营养不良的问题,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1988年,宗庆后找到浙江医科大学营养学教授朱寿民,在他的帮助下,国内第一款专门为儿童设计的营养液面世。
 
宗庆后在报纸上公开征集品牌名称,当时《娃哈哈》这首儿歌红遍中国。来信中,有人提议叫“娃哈哈”。宗庆后随即拍板决定,从此,娃哈哈成为80后、90后的童年烙印。
 
新产品上线之初,宗庆后手里只有10万元,可是杭州电视广告报价却要21万元,宗庆后思考后,决定硬着头皮也要上。
 
“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这句经典广告台词很快家喻户晓。
 
因为那时候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主要是电视,广告打出去后,效果非常好,第一个月娃哈哈就卖出了15万瓶。随后,短短几个月时间,娃哈哈销售额猛增至488万元。
 
靠着广告轰炸——招当地代理商——大肆铺货的策略,娃哈哈的销量额屡创新高。
 
之后,娃哈哈兼并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以“小鱼吃大鱼”在全国引起轰动,推动其飞速成长。
 
1990年,创业只有三年的娃哈哈产值突破亿元大关,完成了初步原始积累。
 
1995年,娃哈哈年产值突破10亿元,利税总额达到1.8亿元。
 
到2002年底,娃哈哈已经在浙江以外的22个省市建立了30个生产基地,一年生产饮料323万吨,占全国饮料产量的16%。
 
靠着多年跑市场的经验积累和敏锐嗅觉,宗庆后主导的产品线几乎每次都能准确踩中时代的节点。
 
2013年,娃哈哈创下高达783亿元的营收记录,宗庆后三度登上“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首富的位置。
 
在创业前面的20多年里,宗庆后既是董事长,也是总经理,一个人独掌娃哈哈大权,是公司的绝对权威。
 
有媒体在采访中问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如果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
 
宗馥莉毫不犹疑地说道:“等于零。”
 
就这样,靠着宗庆后的努力,娃哈哈一步步成长为全国知名企业,旗下产品几乎遍布全国的零售终端。
 
03
 
然而,在2014年以后,中国快消品行业的景气度转弱,加上电商的冲击,娃哈哈也陷入了困境。
 
娃哈哈的扩张主要靠线下,靠着几十年在线下渠道的深耕,成为快消品龙头企业。面对电商的冲击,宗庆后似乎显得手足无措。
 
自嘲不会网购的宗庆后依旧相信实体经济会长期存在,消费者还是需要体验现实生活,而不是一直沉浸在虚拟世界。
 
之后不久,当再次提及电商时,宗庆后开始松口:“对于电商,我们不抵制,也不会拥抱。”
 
曾经让娃哈哈赖以为生的“联销体制度”也开始牵手“社交零售”。宗庆后表示:“大环境进行变革的同时,娃哈哈也会跟上时代脚步进行模式上的创新。”
 
但不可否认的是,属于娃哈哈的辉煌时代已然远去。
 
当主业出现瓶颈的时候,宗庆后决定开启多元化的新战略。数年间,娃哈哈尝试做童装、奶粉、白酒、商场等等,但都没有溅起多大的浪花。
 
2015年以后,娃哈哈的销售业绩逐年递减。2017年,娃哈哈的营收仅为464亿元,相比2013年缩水300多亿元。
 
对于业绩下滑,宗庆后承认而立之年的娃哈哈存在着较为严重的大公司病,创新能力也在退步。
 
但宗庆后一直在努力试图让娃哈哈重生。
 
04
 
多年以来,很多人劝宗庆后将娃哈哈上市,但他都充耳不闻。并坚称:“娃哈哈现金流充裕,我们不需要上市。”
 
不过,商界硬汉宗庆后也有自己柔软的一面——女儿宗馥莉。
 
2004年,宗馥莉海外留学后回国,开始进入娃哈哈,从基层的生产管理做起。经过多年磨练后,她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她与父亲的思维模式和管理风格截然不同。在宗馥莉看来,改革开放初期,只要有智慧、勇气、胆子大,就能闯出一片天来。而现在自己更加注重规则,讲流程,喜欢团队合作。一个团队需要各种各样的人,各自承担一部分角色,一起商量,统一思想,控制风险,一致对外。
 
2018年,宗庆后积极推动娃哈哈改变,重新进军保健品行业、与拼多多合作、试水社交电商等。
 
在女儿的影响下,宗庆后开始尝试改变管理方法论,管理端尝试放权,渠道端试水电商。
 
如今,她和父亲的分工大致是:她负责生产管理,宗庆后负责市场营销。
 
与此同时,宗馥莉还在娃哈哈的年轻化、国际化、以及资本化等方面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2018年底,宗馥莉出任娃哈哈品牌公关部部长,从幕后走到台前。从AD钙奶心月饼、炫彩版营养快线,再到跨界彩妆盘等,娃哈哈出现了许多变化。
 
今年,宗馥莉还换掉了娃哈哈的形象代言人王力宏,选择小鲜肉来“取代”这一重要位置。
 
5月31日,娃哈哈正式宣布演员许光汉为娃哈哈纯净水及苏打水系列产品代言人。换掉代言人,可能是娃哈哈为了破解“中年危机”迈出的重要一步。
 
娃哈哈属于宗庆后的时代已经逐渐过去,属于宗馥莉的时代已经开启。
 
那么,宗馥莉能够带领娃哈哈重塑往日的辉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