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雪冰城:张红超张红甫兄弟的23年血泪创业史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平价茶饮连锁品牌蜜雪冰城或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10亿-20亿元人民币,投资方为高瓴资本、美团旗下龙珠资本,本轮融资后蜜雪冰城投后估值约200亿人民币。
 
熟悉蜜雪冰城的人知道,这是一家客单价极低,标志性产品是2元冰淇淋、4元柠檬水和6元奶茶的茶饮企业。其加盟商有很多都是三四线城市寄希望于用双手改变命运的普通人,门店也往往都开在学校周围。创始人张红超的理想是:让年轻人实现冰淇淋和奶茶自由。
 
加盟商草根、产品草根、客户草根,一家出身草根的土味冷饮店能成为资本的宠儿,必有其过人之处。
 
就在几个月前的6月22日,蜜雪冰城官方正式宣布:蜜雪冰城全球门店数量突破一万家。
 
这标志着第一家门店数量过万的茶饮企业既不是高端路线、讲究创意的喜茶,也不是同样走平价路线的Coco、一点点,而是蜜雪冰城。
 
一周后,CEO张红甫在自己的简书账号上写下了一封公开信,带领依然在持续高速增长的蜜雪冰城进军平价咖啡,打造幸运咖品牌,并豪言用5年复制一个蜜雪冰城。
 
蜜雪冰城已经有一万家店,用5年再开一万家幸运咖,张红甫哪来的自信?
 
自信来源于经历,来自于蜜雪冰城傲人的历史业绩。
 
多年以后,站在蜜雪冰城20周年庆典舞台上,面对着数千供应商、加盟商和投资人也能侃侃而谈的张红甫,怎么也忘不掉20年前他哥哥张红超在河南创业时带着他运冰块的那个遥远下午。
 
“寒流刨冰”
 
张红超兄弟出身河南商丘农村。张红甫还在院子里玩泥巴的时候,初中毕业的张红超就开始跟着爷爷倒腾些小生意了。
 
张红超养过鸽子、兔子,还学过摩托车修理,他在此间打下的生意经和熟练的电工技艺,为日后蜜雪冰城创业种下了种子。
 
1996年,张红超考上了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成人教育公关文秘专业,来到郑州一边上学,一边打好几份兼职勤工俭学。
 
他做天狮奶粉的直销,做乖乖食品的业务员,给中美史克制药收集问卷,忙的不亦乐乎。但是每到夜深人静,他就想,自己总不能靠兼职干一辈子。
 
一日,他想起了家乡商丘的刨冰——在炎热的夏天把大块的冰块刨成雪花状,然后再把糖浆之类的浇上去,点缀一些葡萄干、碎花生和山楂条之类的干货,再糖渍一些时令水果,又能喝又能吃还特别冰爽。张红超在郑州上了几年学却没有怎么见过刨冰店,遂萌生了毕业后自己开一家的想法。
 
利用毕业实习的机会,他来到商丘的刨冰一条街观摩。从小喜欢钻研的张红超沿着街喝了几家,并且一家一家地仔细观察,暗自记下配方和流程。
 
回到家,他趁着记忆赶紧熬了糖浆浇在自己冻的冰块上,佐上新鲜水果,给奶奶做了一杯。老太太喝了赞不绝口,把自己压箱底的3000元积蓄拿了出来,做张红超的天使投资人。
 
回到郑州,张红超找了当地最大的一处城中村,在一家出租房的门口划出两三平方米的面积,开起了刨冰店。这就是蜜雪冰城的前身,店名起作:“寒流刨冰”。
 
张红超的刨冰店极其简陋,只有一个冰柜,两张折叠桌和几个板凳。
 
主要的设备中,冰柜来自二手市场,800块钱。
 
头顶的小吊扇和招揽生意用的音箱和功放是张红超在电子市场买零件自己做的。
 
刨冰机没有现成的卖,他就买来电机、转盘、刀盘自己做。
 
冰块无法自制,需要先到附近的一家肉联厂买,刚买到手的冰砖有1.2米长,60公分宽,30公分厚。
 
张红甫这时已经能帮着哥哥骑自行车运冰块。每次,张红超要拿随身的刀把冰砍成四块,再用蛇皮袋装起来,给张红甫的车上放一块,自己扛剩下的。
 
有一天下午,张红超半路上摔倒了,挣扎着爬起来却扶不动车。三块冰至少150斤,而那时的张红超1米78的个子却瘦的只有110斤重。在烈日的暴晒下,张红超小心地躲开车流,把冰块卸下来,扶起来车,再把冰块重新绑上去。
 
弄完之后,冰已经化了1/3,而他也浑身湿透。
 
常年不戴手套处理冰块,张红超的指关节落下了病根,现在看起来还有些肿。
 
开刨冰店只能赚点小钱,一年多时间里,张红超尝试过三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最终失败:
 
第一家开在城中村,人流虽密,但是消费能力不佳,人们尝过鲜后生意渐渐冷落下来;
 
第二家店没开多久就赶上修路被封;
 
第三次张红超跟人合伙,他管销售,合伙人管账,一年下来,张红超感觉生意红火,可合伙人竟以生意不佳为由没分给张红超多少钱,两家遂不欢而散。
 
1998年的冬天来了,冷饮店没有生意。心灰意冷的张红超天真地认为合肥的经济比郑州发达,卖冰糖葫芦一定能赚到钱,脑袋一热去了合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