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创业者向昶宇:如何创建和管理木链科技

  即便互联网开始将“垮掉一代”的问号贴给00后,90后依然难以避开赛博空间里的“口诛笔伐”。
 
  如今,被认为成长在“温室”中的90后,需要回答的不再是宏观空洞的代际之问,而是职场工作的事业之问。诸如“有个性”之类的标签,既可以带来“充满创造力”的褒扬,也可能招致“目中无人、难以管理”的指摘。
 
  在90后职场人中,创业者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既代表着90后与创业前辈们掰着手腕,又要以管理者的身份与员工打交道,打理公司大小事务。在创业中迅速成长的他们,对90后的创业和职场生活的观察角度独特。
 
  木链科技专注工控系统(ICS)攻防技术研究和安全产品开发,是我国军工、电力、石油等行业系统信息安全的“守护神”。然而服务这些传统行业的木链科技,居然创自90后之手。其创始人向昶宇,既是90后创业者的代表,也是其中“另类”:他没有为别人工作的职场经历,从大二担任百人团队的CTO和联合创始人开始,创业之路延续至今。
 
  身为90后创业者的他,如何看待90后的创业者和职业道路?又如何以纯粹的热情和理想,创建和管理木链科技?
 
 
  90后创业的时代烙印
 
  创业曾经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在改革开放初期,“创业”往往意味着放弃稳定的工作,走向不确定的未来。这个决定本身就会让周围人难以理解。“如果你80年代在东北一家钢铁厂工作,和父母说想去深圳创业,你父母一定会扇耳光过来。”向昶宇如是解释如今社会对创业的包容,“但现在年轻人选择做自己的事情,已经没有人会带着异样的眼光去看你了。”
 
  除了社会对创业更加包容外,商业环境也极大改善。第一批下海的人,可没有VC和PE保驾护航,大多数时候只能靠自己去找资金。而如今,商界的“游戏规则”逐渐明晰合理,商业环境对初出茅庐的创业者更加友好。
 
  90后也许赶上了创业的“最好时代”。向昶宇在浙江大学读书期间,恰逢国家大力推进“全民创新,万众创业”,大学生创业也能得到实际支持,融资大环境也比较好。向昶宇和木链科技成功抓住了这一机遇。
 
  向昶宇认为,任何一个时代的创业者都有其时代的个性。尽管90后没有了温饱的后顾之忧,但经济高速发展的大环境下,社会已经形成了个人发展的模板和“套路”,90后在文化和性格上反而受到了一些压抑。尽管都曾是“活泼的年轻人”,但是70后和80后相较而言思路更为活络。
 
  乐观,则是90后这代人最大的特点。向昶宇解释说,不管阶层如何,90后每年都能感觉到生活要变得更好。所以,向昶宇并不担心比较大的赛道已经被BAT这样的巨头占据,随着科技进步的发展,新技术和新机会终将取代旧的事物,这是商业社会的最大魅力,也是90后的机遇所在。
 
  人人都可以是创业者
 
  向昶宇说:“把创业和商业划等号,是有点狭隘的。”在他看来,不管是在NGO、社会团体,还是在一线做具体的工作,只要是追随着自己的梦想,有脚踏实地的规划,一样都是在创建属于自己的事业,都在给整个社会带来改变。
 
  前阿里CEO卫哲曾在2018杰出商界领军者颁奖典礼上炮轰90后和95后:在阿里招“中供铁军”的时候,看中的是那些“一个月只能吃一顿肉”“苦大仇深”的人。90后和95后很少有贫穷记忆,所以吃不了苦,让人失望。
 
  向昶宇的观点则完全相反。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生理需求”是最基础的需求,而“自我实现”是最高的需求。在向昶宇眼中,生活在温饱环境下的90后,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因此有更大的动力去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相比之下,70后和80后往往还要背负家庭的重担,在工作中不得不采取权宜之计。
 
  在共同信念的驱动下,个性更强的90后反而“更好管”。向昶宇觉得,在找工作的时候,有些人会看重高薪,也有人会看重价值观,而越来越多的90后更理想化,更倾向于后者。
 
  在面试过程中,面试者的职业规划一直是向昶宇必问的问题。一个有理想信念、对自己职业生涯有所规划的年轻人,就是向昶宇想共事的“创业者”。
 
  其实,这也是木链科技的行业特性使然。作为一家工控赛道的创业公司,木链科技服务的客户多来自军工、电力、石油等行业,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会油然而生对工作的认同和尊重之情。木链科技有很多纯粹的爱国青年,正从事着为祖国工业信息化建设添砖加瓦的工作。
 
  木链科技主要为军工、电力、石油等具有战略意义的行业客户提供工业整体安全解决方案,能够满足客户全网监听、威胁监测、访问控制等需求。目前,木链科技已经承担多个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项目,也通过自己的技术和经验积累,在这个壁垒较高的赛道构筑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朝着投身中国工业信息化建设的宏大目标,向昶宇在做公司内部文化、价值观的讲解和分享时,从来不用没想过要给员工“洗脑”,而是更倾向于在面试中就挑选信念相同的同行者。价值观认同,也成为木链科技团队更具有战斗力,有别于友商的优势之一。
 
  “不把自己当领导”
 
  进入工控安全赛道,其实是一个“偶然”。在浙江大学上学时,向昶宇的师兄陈宇森创立了长亭科技,侧重于为企业信息安全。向昶宇不想和师兄做同样的事情,导师就建议前景广阔的工控安全方向。因为在传统行业,很多IT安全停留在表层,而关系到基础设施的OT安全才是关键决策点。向昶宇带领团队进入这一赛道,能够在技术上实现“降维打击”。
 
  在工控安全赛道创业,免不了和军工、电力、石油、水务这样的传统行业打交道。作为一个年轻的创业者,不管是面对资方还是面对客户,年龄和资历上的质疑在所难免。
 
  向昶宇认为,优秀的一把手应该像知人善任的刘邦,而不是刚愎自用的项羽。把团队整合好,平衡股东、董事和员工之间的关系,才是CEO的主要工作。让履历合适的人去面对客户,就能填补年龄和资历上的差距。
 
  因为初涉创业时还只是个大二学生,向昶宇带领的团队成员年龄都比他大,这成为他创业中一段独特的经历。面对“年龄倒挂”的管理难题,向昶宇并没有可以摆谱的资历,而是通过平等的交流和虚心的学习“解冻”团队。
 
  “从不把自己当领导”也成为向昶宇管理团队一贯作风。向昶宇定下一个规矩:公司规模小于500人的时候,他必须参与每个人的终面。这就能保证招进来的每个人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独特之处,向昶宇则保持着向所有人虚心学习、取长补短的习惯。“如果你在看整个世界的时候,发觉这个人不如你,那个人也不如你,我觉得这一定是你自己的问题,不是他人的问题。”向昶宇如是说。
 
  对“顺风顺水”的创业路,向昶宇一直觉得自己是“运气好”:选对工控安全赛道有些“误打误撞”;近两年,较早入场的木链科技的竞争力已然凸显,因此能在资本寒冬来临前突围而出。当时浙大同年级有400多个创业团队,向昶宇和他的木链科技是坚持至今的“独苗”。
 
  按年龄标签去区隔创业者有一定道理,毕竟每个年代的创业者都有独特的成长环境,身上刻着时代的烙印。但是,创业成功本身是小概率事件,创业成功者的品质往往具有相似性。在向昶宇眼中,成功的90后创业者一样有着“坚毅”、“沉稳”的品质,因此才能率领团队打下一片天地,不会被困难轻易打倒。
 
  不管是“垮掉一代”的质疑,还是“个性太强、难管理”批评,似乎都只存在于赛博空间。在实际创业中,向昶宇接触到的前辈们其实对90后鼓励且包容,乐于分享自己的经验和资源。这本质上是一种寄托和传承。
 
  在众多90后创业者中,向昶宇似乎是一个“另类”:从学生时代就“正儿八经”地创业,如今已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同时又是一个典型而独立的90后个体:满怀纯粹的理想,觉得能为中国工业信息化技术引领世界做点事,这辈子就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