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侨商周月敏:在俄罗斯开拓五金市场20多年的“娜塔莎”

 
这是一朵铿锵玫瑰,英姿飒爽闯荡俄罗斯开拓五金市场20多年,盘下仓库、开设门店、筹建公司,其足迹踏遍莫斯科等多个国家及城市;这是一位善良的“娜塔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她在中国远程遥控,从俄罗斯调回了一批又一批急需的医用物资捐赠给疫线;这是一位优秀的母亲,亦师亦友,以身示范教引导两个儿子成才。她就是乐清女侨商周月敏。
 
“细细回想,这一路走来,正是因为一直遵从内心的想法,带着一颗拼搏的心去闯荡,才会收获这么一段不一样的精彩历程。”在周月敏的眼中,只有靠自己创造出来的人生,才最稳妥,最扎实。
 
异国他乡,赤手空拳“打天下”
 
1995年,周月敏和丈夫余竹林带着在北京做服装生意打拼赚下的100余万元现金回到乐清芙蓉,开始帮助父亲周友芳一起经营芙蓉五金工具厂。
 
回到家乡的日子虽然过得安逸,但夫妇俩志不在此。二十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急需进口大量便宜货品,于是大批华商在中俄间做起民间贸易。2000年,周月敏从朋友那得知俄罗斯进出口贸易利润额非常可观,商业嗅觉非常灵敏的夫妇俩动了心。
 
周月敏参加俄罗斯五金展。
 
周月敏和余竹林决定从擅长的服装生意入手,余竹林打头阵前往俄罗斯莫斯科“摸底”;周月敏到北京为他“发货”。当时俄罗斯局势动荡,治安比较混乱,服装生意又受季节影响较大,做了一年多后,夫妇俩赔进去了好几十万元。
 
“一心想着去赚钱的,刚开始做就赔了那么多钱,身上压力非常大。”周月敏说。于是,两人立即谋划着换个行当来做,做生不如做熟,服装生意不好做,那就改做五金生意,也是熟悉的行业。2001年下半年,周月敏从父亲厂里赊账进了第一笔货,时值2万美元的五金工具,当时只是支付了货物空运费6000美元。
 
但是,这第一笔五金生意进展得没有想象中顺利,货品运到莫斯科当地客户的货仓清点完毕后,对方却临时更改主意,并未按照原先的协议支付货款。“按协议,这一趟利润应该有将近20万元人民币,但对方不守诚信,人在国外,人生地不熟,只能妥协。”周月敏说,最后赚到了10万元的利润,虽然比原来的少了近一半,但毕竟是赚到钱了,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以这样的形式陆续发了几趟货后,可观的利润让夫妇俩笃定了自己的选择,周月敏便在莫斯科当地的阿斯泰(ACT)市场租下了一个仓库。为了节省开支,夫妇俩在莫斯科的生活非常节俭,经常一顿饭就着从国内带过去的酸菜、榨菜,再泡个紫菜汤就对付过去了。
 
2002年,他们注册了公司,也注册了自己的品牌,批发为主卖五金工具。2003年,又在当地的柳波里诺市场租了2个仓库。从1个仓库,到6个仓库,从几吨的货量,到几百吨的货量,渐渐地,生意越做越红火,除了仓库外,他们又开设了市场门店。2007年,周月敏夫妇买断了柳波里诺市场里3个店面的使用权。后来,还在莫斯科当地成立了俄罗斯斯特龙工具有限公司,又在乐清成立了浙江大昌工具有限公司。现下,余竹林正在巴西开拓新的市场。
 
一夜之间,两千万货品“变”垃圾
 
在俄罗斯这么多年,有两个场景一直深深地印在周月敏的脑海中,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画面依然还是那么清晰。
 
俄罗斯的冬天漫长、干燥而寒冷。在货仓外面,工人们正忙碌着卸货,周月敏和丈夫就在零下30多度的室外监督着他们作业。一般一个集装箱大约能装26吨货量,需要5至6个小时的卸货时间,货量多的时候,一天都卸不完。
 
 
那天的货量大,从上午开始一直卸到深夜才完成。冰天雪地里,周月敏身上穿着厚厚的冬衣,呼出的气在空气中变成了一团团白烟,脸颊冻得通红,即使戴着手套,可她的双手还是被冻得僵硬。“那会当地局势比较混乱,治安不稳定,所以人一步都不能离开现场,一天监工下来,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冻裂了。”周月敏觉得那种冷,很难用言语来具体形容。
 
为了方便与客户交流,周月敏给自己取了一个俄罗斯名字叫“娜塔莎”。当时,柳波里诺市场里的华人不多,所以对于这位来自中国的“娜塔莎”,当地租户的印象是:勤劳、聪慧、漂亮、特别能吃苦,而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让他们对这位“娜塔莎”刮目相看。
 
2009年2月份,周月敏还沉浸在刚在中国过完春节的热闹氛围中,有一天傍晚,正在租住点准备晚饭的她突然接到警察局电话,说她的仓库着火了。放下电话,周月敏迅速冲出门外,朝距离租住点不足几百米的货仓飞奔而去。彼时,余竹林正在俄罗斯五山城开拓市场,莫斯科的生意全部交由周月敏打理的。
 
漫天的火光,熊熊烈火在燃烧,一夜之间,她屯在货仓的几百吨总价值达2000多万元的货品一下子变成了“垃圾”。看着这场大火,周月敏脑子里一片空白,半天回不过神来。
 
第二天一早,她找来了100多个工人一起清理灾后现场。“我得扛起这事,那么多人还指望着我呢!”周月敏默默地和工人一起挑挑拣拣,试图在这堆“垃圾”里翻出还能有用的配件,虽然心在滴血,可她从头到尾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2008年国内五金价格大涨,所以我就一下子进了一大批货,本想要大赚一笔,结果搭进了那么多本金。”所幸,当时周月敏还有价值近600万元的货放在别的仓库,再加上手头上留有一点现金存款,迅速调整状态后,她转身便投入商海整装再战。几经沉浮,如今再说起这事,周月敏早已是风轻云淡。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周月敏说,在家中她排行老大,早年父母在外地经商时,她一边在家读书,一边帮爷爷奶奶分担家务、带孩子,最小的弟弟比她小了10岁。15岁时,又收拾行囊到外地闯荡学习做服装。许是这样的经历,让她养成了特别能扛事的性格。
 
伸出援手,扛回了一箱箱物资
 
渐渐地,周月敏在俄罗斯华侨华人的圈子越来越有名望,生意也越做越大,2015年,她被推选为俄罗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副会长、俄罗斯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常务副会长,并开始积极参与莫斯科华侨华人的社团活动。
 
华人在外经商难免有法律上的需求,同年7月,周月敏积极协助俄罗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设立了“一带一路”商务法律服务中心,为在俄经商的华人提供了一个了解中俄商业法律信息和服务的平台;每逢中国传统佳节,周月敏通过侨社组织各类活动,邀请俄罗斯当地民众一起参加,共同感受节日的欢乐气氛;同时,她还积极组织向当地孤儿院献爱心送祝福的公益活动。
 
 
“加入到侨团组织后,开阔了我的视野,增长了见识。”2016年至2019年,周月敏以俄罗斯华侨代表的身份连续4年参加国庆招待会。
 
俄罗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俄罗斯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虞安林说,周月敏加入社团以来,对俄罗斯华侨华人提供了更多的帮助,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作为代表出席“国宴”也是情理之中。
 
回忆起在“国宴”上最幸福的瞬间,“莫过于离习近平总书记仅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了,我就静静地看着他们,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当时保安还让我不要再盯着看了。其实,我就这样看看也很幸福了。”周月敏说,去年自己更是幸运,分别在中俄建交70周年庆典晚会、俄罗斯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以及作为俄罗斯侨界代表受邀观礼建国70周年阅兵仪式上,前后一连3次见到了习近平总书记,这些无比珍贵的画面已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祖国繁荣昌盛,在外华侨的腰板才能挺得更直,这话周月敏深有感触。今年春节前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袭击祖国大地,一直关心关注祖国发展的周月敏心急如焚,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 “祖国有难,我要支援”。
 
那时,人在国内的周月敏连夜打电话回俄罗斯,四处募集物资,但凡有渠道,她都愿意试一试。两个月前,周月敏和邓惠燕两名俄罗斯侨领组织和捐赠了244箱医用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等防疫物资,并将这批物资捐赠给浙江省相应防疫物资紧缺的城市,此后又陆续捐赠了多批防疫物资。其中,周月敏个人捐赠了14万个医用口罩给乐清。这次疫情,她个人捐出了100多万元资金用于采购防疫物资。
 
眼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俄罗斯亦不能幸免,周月敏再次伸出了援助之手。前不久,她专程从俄罗斯飞回乐清,要为俄罗斯募集防疫物资。正值特殊时期,周月敏这趟归国旅程可谓历经千辛万苦,排除万难顺利到达乐清。后来虽然人在隔离点隔离,但手机的联系不停歇,现在已成功筹集到25万个口罩,正在运往俄罗斯的路上。
 
言传身教,好家风家训代代传
 
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而言传身教则是最好的教育。周月敏的大儿子余炳乐今年29岁,是莫斯科大学一名研究生,在校担任学生会主席,今年6月份即将毕业,主修教育学。因为俄罗斯疫情暴发,春节回国后他一直留在了杭州。此时,他也同母亲周月敏一样,在国内为莫斯科大学积极筹集防疫物资。
 
余炳乐的举动,是受周月敏的影响。2月份的时候,看到母亲放下生意,为了筹集物资出钱又出力,四处托关系找物资,常常打电话到凌晨两点,他很是心疼,甚至有些不解,尽力就好,为何要这样拼尽全力?“她说,国家有难,我们岂能袖手旁观。”余炳乐觉得母亲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更高大了。
 
母亲对于他,不仅是亲人,更是人生道路上的导师。2007年下半年,余炳乐在乐清读到初中毕业后便前往莫斯科求学。2010年,已在莫斯科大学读预科的余炳乐在周月敏的鼓励下应征入伍参军。“妈妈说,当兵苦两年,但是受益一生。”再三考虑,余炳乐听从了母亲的建议,暂停学业回到中国入伍参军。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部队高强度的训练,能够锤炼青年人坚韧不拔的意志,有了这份吃苦的经历,我相信踏入社会以后,再苦再累也能轻松应对。”周月敏说。
 
退伍后,余炳乐又继续开启在俄罗斯的求学之路。在莫斯科大学主修语言学专业,本科毕业后,在周月敏的鼓励下,他攻读研究生,主修教育学。
 
积极、上进、勇于拼搏,余炳乐的做事风格、为人处世方式深受周月敏的影响。在校就读期间,余炳乐一边攻读学业,一边还在外面自主创业,他跑过市场、做过销售、扛过货品,还在父母的指引下创办了自己的外贸公司。现下,他马上就要结束学业了,正计划和同学一起在莫斯科创办中文培训机构,努力将中华文化传播到俄罗斯。
 
“她是一位全能型女性,非常优秀。”谈及母亲周月敏,小儿子余恺烁想了半天,用了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余恺烁现在正在澳大利亚求学,今年年底也将研究生毕业。
 
虽然父母因为创业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关怀却从没有少过。“她对我们自理能力的培养非常注重,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些事情从小就要学习着做,所以即便到了国外,也能很快独立生活,适应能力比较强。”余恺烁说。
 
在余恺烁的记忆中,虽然家庭生活条件比较优越,可周月敏勤俭节约的习惯从未改变。之前,乐清的新房子装修,像窗帘、水龙头,以及日常生活用品等都是周月敏从俄罗斯背回来的,因为俄罗斯的物价比中国便宜;家里的剩饭剩菜她舍不得都倒掉,觉得浪费粮食很不应该。
 
余恺烁说,母亲是一个内心特别善良的人,遇到困难的人,她总是会伸出援助之手,她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影响着自己。在异国他乡,余恺烁谨记母亲的教诲,像帮助新来的留学生搬家、做向导、办银行卡,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一直在做。这次,他还把母亲寄过来的一批口罩分发给当地的留学生。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周月敏的话,一直深深地影响着两个儿子。
 
人物名片:
 
周月敏,乐清市芙蓉人,俄罗斯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俄罗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副会长,莫斯科乐清商会副会长,港澳台海外乐清人妇联执委,俄罗斯斯特龙工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大昌工具有限公司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