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派姚良松:首次创业失败四处躲债逃亡到赚680亿成梅州首富的故事

关注徐公子,解密富豪第一桶金。
 
大佬第一次创业选择开饭店的有很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京东刘强东,东哥第一次创业就是盘下学校门口的饭店,然后请人经营,自己当甩手掌柜,结果可想而知,赔的一塌糊涂。
 
无独有偶,今天要说的这位大佬第一次创业也是开饭店,结果也是血本无归。
 
他就是欧派的老板姚良松,今天就来聊聊他的创业故事
 
 
1
 
1964年,姚良松在广东梅州平远县的大柘镇出生。
 
那是闽赣粤三省的交界处,也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姚良松是家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姚良松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姚良松从小学习成绩又非常好;他一人读书,全家贫穷。
 
1981年,17岁的姚良松,以全县理工科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航天航空大学。
 
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谓是天之骄子。
 
从农村来到北京这座大城市,看到来自全国优秀的同学,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姚良松,感到非常自卑。
 
姚良松一向偏向理工科,对偏向记忆的文史科目一向较弱,特别是英语比较差,补考了两次,才勉强过关。
 
学习上的受挫,严重打击了姚良松的自信。迷茫、彷徨,自信心受挫,让姚良松对理工科失去了兴趣。
 
相反,在图书馆读了大量社科类文学作品后,姚良松对文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于是,姚良松萌生了休学一年,重新考文科的想法。这被他的辅导员强烈批评,这让个性很强的姚良松备感压力。
 
后来,姚良松发现自己上课无法集中注意力,常常失眠、健忘,情绪也非常容易激动。
 
姚良松被医生检查患上了神经衰弱,不得不回家休学一年。
 
休学回来之后,姚良松的专业没有换成,但得到了新辅导员的理解和引导。姚良松的信心慢慢建立起来,在学校里也活跃起来。
 
对大多数人来说,大学生活应该是非常美好的;但对姚良松来说,这是开眼看世界的几年,同时也是苦闷的几年。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优秀的辅导员,帮他走出了苦涩的思想困境。
 
1986年,姚良松顺利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了江西景德镇的昌河飞机制造厂。
 
姚良松到工厂报到之后,又被领导分配到工厂的技工学校,当上了一名教师。
 
每周上几节课,这让姚良松的生活非常清闲,也非常心慌。
 
学校领导也注意到了他的状态,见姚良松读了不少书,文笔不错,就让他做学校团委副书记,并担当校刊《绿草地》的主编。
 
这份兼职非常对文学青年姚良松的胃口,但干了一段时间,他悲哀的发现:每个月60元的工资,无法支撑起弟弟妹妹的学费。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总是很骨感。读完了大学,分配了工作,依然无法改变家庭贫穷的状况,让姚良松不得不另谋出路。
 
然而,那个时候的姚良京还不懂得,万事不得操之过急。急了,就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2
 
经过一翻考察,姚良松决定和同学,利用业余的时间,兼职开一家餐馆。
 
两人东拼西凑,筹了2000元,开了一家不足20平米的小餐馆。每周除了上几节课,姚良松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餐馆的经营当中。
 
经过姚良松的苦心经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餐馆就被开倒闭了。姚良松负债累累,欠了1000多元的债务。
 
这意味着,如果不吃不喝,也要一年多,他才能还清这笔钱。
 
这个时候的姚良松,有点像赌红了眼的赌徒,他急于要返本。
 
于是,他又问周边的朋友和同学,借了一万多元,承包了景德镇四大饭店翠云饭店下面的一个餐厅。
 
为了全情投入,姚良松向学校申请停薪留职;但学校并不同意,经过一翻博弈,他以每个月向学校交“180元”管理费为条件,获得了自由身。
 
但没几个月,姚良松就支付不起这笔巨额的费用,最终被学校无情地除名。
 
没有了退路,开餐馆成了姚良松的背水一战。
 
姚良松只能没日没夜地干活,采购、洗菜、切菜、点菜、上菜,能干的活,他都干了。
 
眼看生意稍微有点起色,却遭遇了国家政策的当头一棒。
 
1988年,国家经济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无良商家囤积居奇,物价出现了飞涨。
 
为了控制物价,国家限制了公款吃喝;而姚良松的客户,基本上都是一些干部。
 
这把姚良松餐厅的生意给堵死了,苦撑了几个月,他已经累计欠了一万多元的债务。
 
债主们也经常上门讨债,为了躲债,也为了给自己留出足够的翻身时间,姚良松只能离开景德镇。
 
1989年元旦的凌晨三点,25岁的姚良松失意地登上了前往成都的列车,告别景德镇这个伤心之地。
 
辗转湖南和贵阳,姚良松来到成都,但成都的朋友却不能给他提供一个容身之处。
 
听说有个同学要福建晋江有个塑料厂,在成都住了几日后,又马不停蹄地经过贵阳、广西、广东,绕到福建。
 
到达厦门时,已经是春节来临,姚良松没有脸面回家,只好住在同学在厦门的集体宿舍。
 
宿舍里的人都回去过年了,只剩下姚良松孤独一人。大年三十的晚上,心情苦闷的姚良松,一个人在宿舍里喝劣质葡萄酒。
 
新年的钟声敲响时,姚良松走出宿舍阳台,朝着家乡的方向跪拜磕头,感谢父母养育之恩;然后朝着景德镇的方向磕头,向债主们表达歉意。
 
那是姚良松人生最低谷的时刻,堂堂一个大学生,混成了一个四处流浪,居无定所的失业青年。
 
那个时候,他发誓一定要混一个名堂出来。
 
没多久,劣质葡萄酒的酒劲上来,姚良松昏睡过去。他整整睡了一个大年初一,醒来时已是大年初二,那是他过得唯一一个没有大年初一的春节,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3
 
1989年,对姚良松来说,依然是奔波而又失意的一年。
 
从厦门来到朋友晋江的塑料厂,让姚良松大跌眼镜,那分明就是一个家庭小作坊。
 
朋友每个月只能姚良松50元生活费,收入就得靠他跑业务拿提成,关键是生活费给的也不及时。
 
姚良松又不得不另谋出路,跑到上海,找到了曾在上海交大读书的高中同学。
 
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姚良松还是找不到工作。于是,他又给在西安交大读过书的一位学长拍了电报。
 
学长给他回了四个字:我在,速来!接到消息,姚良松又兴奋地跑来西安。
 
见到学长,姚良松将自己倒霉的经历和盘托出。学长非常义气,当场给了他20元生活费,把他介绍进与研究所合办的医疗器械公司,当上了一名业务员。
 
好不容易有份稳定的工作了,姚良松以为可以干点事出来。但到年底,学长与研究所闹了矛盾,姚良松受到牵连,又不得面临失业。
 
所幸的是,姚良松认识了浙江的一个生产医疗器械的老板。老板得知他的不幸经历之后,给了他1000元,叫他去广州拓展市场。
 
1990年,26岁的姚良松依然一事无成,自命为广州办事处主任,其实就是一个光杆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