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创业者单丹丹:从放弃铁饭碗到创办福佑卡车的创业历程

  “物流,尤其是整车运输,当时给大众的第一印象是很土的,但我相信通过互联网的改造,物流会是一个最性感的行业,可以实现车尽其用、物畅其流、人乐其业。”这是单丹丹创立福佑卡车之后的追求。
 
  1997年,单丹丹从南航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南京机场货运中心负责航空物流,1700元是她当时拿到的月薪,也是当时一般应届生工资的三倍。这是一份令她父母满意的工作,高薪、稳定、体面。
 
  20多年后,单丹丹是整车运输科技物流公司福佑卡车的创始人兼CEO,也是商业世界里寥寥无几的女性科技物流公司掌门。
 
  在单丹丹身上,你能感受到一种显而易见的反差:这个传统物流领域杀入互联网科技行业公司背后的创始人,是一个来自南京的小个子女生,说话时语调柔和婉转、平易近人,但她同时也是一位热爱挑战、杀伐果决、不留退路的CEO,“以柔克刚”是员工对她的评价。
 
  “我是七十年代为数不多的独生子女,独生子女常常会忽略别人的感受,我行我素,这个习惯或许不好,但现在回头看也未必。如果我身上没有这样的特性,就不会从被视为“铁饭碗”的国企辞职,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福佑卡车,不会有今天这么精彩的创业人生。”单丹丹说。
 
  “当时拿着同龄人三倍工资的她在提出辞职时,父亲以‘断绝父女关系’来加以要挟。因为辞掉这份高薪、体面的工作,超出了当时大部分人的认知。‘他觉得自己奋斗、创业就是为了让我有安稳的生活、体面的工作’。”父亲最终无法说服这个喜欢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的女儿,最后的结果是父女重归于好,并且在经济上支持了女儿的创业。
 
  
 
  从国企员工到连续创业者
 
  2007年,从机场辞职的单丹丹在南京创办了传统物流公司福佑物流,并在三四年时间内做到了细分领域的第一。
 
  “创业初期比较艰苦,当时为了拿下无锡市场,我们长期驻扎在当地的物流园区,吃了半年多的快餐。以致于后来一看到红底白字的食品袋,就误认为是快餐。”回想创业初期那段时光,单丹丹感到幸运的是,她的努力付出收获了回报:最终签下了意向客户。
 
  不过,创业不会一帆风顺,她也曾在创业初期因过于注重业务,一度疏忽了公司管理,并为此付出了代价。
 
  在南京创建的航空物流公司刚运营第一个月,因管理疏漏丢失了客户的两箱手机货物,价值十几万元。“这对当时的公司而言是一笔不小的金额,因为公司刚刚开业,几乎所有钱都用在了购置运输车辆、公司开办和运营上,根本赔不起。”单丹丹说,更何况还因此面临着失去客户信任和终止合作的风险。要知道,公司当时超过80%的业务来自该客户。
 
  “当晚我紧急飞往广州,与客户当面解释,承认管理疏漏导致货物丢失,承诺全额赔偿。”单丹丹回忆说,可能因为坦诚和高效处理问题的态度,客户给予了充分谅解,剩下的问题就是筹措赔偿资金。
 
  回到南京后,她立刻联络朋友借钱,并把筹来的资金全额赔付给客户。“直到今天,我们与这家客户仍然保持着深度合作。我们双方多年来建立的深度信任,恰恰是来自合作中处理每一个问题的坦诚与负责态度所积淀来的。”单丹丹表示,在物流行业这么多年,她最大的感触就是物流是一个从信任开始、服务贯穿、效率致胜的行业,有着很强的契约属性,所以信誉在这行业尤为重要。
 
  第一次创业的成功让单丹丹实现了大众眼中的财务自由,而单丹丹并没有自此止步,而是成为了一个连续创业者。
 
  继福佑物流之后,单丹丹进入了互联网领域创立了类似“大众点评”的O2O项目,但以失败告终。
 
  “不过通过此次失败,我得到了关于创业的一个很重要的教训:贸然相信自己的学习能力,去挑战全然陌生的专业和领域,最后往往注定失败。在此之后,我选择聚焦,以物流行业专家的身份和优势,创立了现在的福佑卡车,决定把互联网与物流行业链接起来。”单丹丹表示。
 
  后续创业的失败让她意识到自己擅长的是物流,用互联网改造物流行业可能是新的机会,于是再次回到熟悉的物流领域,在2015年创立了福佑卡车。
 
  谈及自己当初创立福佑卡车的初心,单丹丹对一个场景记忆犹新。“2014年夏天,我在一个物流园看到一对夫妻,当时天气闷热,夫妻俩却住在空间拥挤的卡车里面,换洗的内衣裤晾在后视镜和雨刮器上,就为了省三四十块钱的小旅馆费用。”这个情景对她触动非常大,让她觉得在艰苦的生活面前,卡车司机的尊严无处安放。
 
  “我们常说尊重,尊重不光是挂在嘴上的。我们希望通过科技力量,切实地让司机获得体面与稳定的收入,真正赢得尊重。”单丹丹当时就想,能不能通过技术为这个行业带来改变,让从业者可以生活得更加体面?
 
  “在今天来看,数以千万计的卡车司机已经深刻感受到了移动互联网的价值。在物流交易中,繁冗的沟通变得更简单,压账的担忧得以消除,不用再担心返程空驶,交易履约体系赋予了卡车司机更多保障。”亲自参与并见证了货运工作改头换面,她为此颇感欣慰。
 
  
 
  用算法让司机“回家看看”
 
  单丹丹认为,运用技术的力量在实际运营中给卡友们带去实实在在的便利与温暖才是最应该下功夫去追求的事。
 
  福佑把车辆调度交给算法来做,尤其是合同车司机,他们的所有订单都是算法分配的,同时福佑卡车又希望技术是以人为本的,所以算法在派单时会结合司机休息时间安排,比如为了避免司机连续疲劳驾驶进行长短单搭配。
 
  另外,福佑卡车还上线了一个“回家单”功能,所谓的“回家单”,就是让算法把司机“回家看看”的需求纳入考虑,为司机分配他们指定地点的运单,目前大概已经服务了有3000多人次。
 
  其实,不止是在技术方面,在福佑卡车内部的人员管理方面,单丹丹也一再从平等上去做要求。
 
  “因为我们公司也有做传统物流出来的员工,大家有时还是有一些甲乙方的思维惯性,为了建立平台与司机的平等、良性的关系,福佑卡车得先要求自己做好。”单丹丹介绍到,为了营造这一氛围,福佑卡车公司内部制定了一些规定,对与卡车司机沟通时的态度、语气等等都做了一些要求,并会不定时的通过电话录音去抽查,对于车辆服务人员也尝试了直播答疑的方式,去了解司机的问题,从而在各方面让卡友感受到公平与温暖。
 
  福佑卡车从一开始就定位为一个履约平台,一开始做福佑卡车,单丹丹就坚定不移地就是要去做把交易搬到线上。当时同行基本都在做信息匹配,但是单丹丹认为如果只做信息撮合,可能价值没有那么大,要想在业内深耕,就一定要在这个行业里深深地浸泡、真的去碰业务,才能抓住用户的痛点,让技术渗透在业务场景中去解决问题。
 
  这也是福佑和信息撮合平台、和传统车队不一样的地方,福佑卡车热衷于深入业务中,是为了在每个业务节点积累数据、用数据训练算法,然后决策下去遇到各种各样问题,新的问题拿上来再去迭代算法……在这样不断地迭代过程中,才去进一步谈利用数据、落地技术,才能说提高效率、推动行业升级,踏踏实实一步步地推进。
 
  产业互联网之路,道阻且长。总的来说,福佑卡车经历了三个阶段,从1.0交易线上化到2.0的标准化,再到3.0的智能化。
 
  福佑卡车1.0版,做的是深度撮合生意,交易线上化,完成了海量交易数据积累。在1.0版积累了海量订单数据以后,福佑卡车开始打造平台的标准化,与TOP企业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标准化包括报价标准化、服务标准化和信用标准化三个部分。这就是2.0阶段——建立标准化,积累海量优质订单。
 
  后来单丹丹团队发现,撮合来撮合去,却赚不到钱。背后的原因是,他们只是简单地把线下交易搬到了线上,随着信息越来越透明,如果在价值链上没有产生实际贡献的话,真的很难赚钱。于是他们以科技提高车辆运营效率,创造出3.0版本——打造智能调度系统,重构零散订单,提升订单价值。
 
  当前智慧物流的发展,在单丹丹看来还是万里长征才走了一两步。接下来,怎么实现智能化、推进智能化、实现技术和行业的深度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去走。
 
  
 
  最难走的路是捷径
 
  福佑卡车在早期没有什么被投资人看好的要素——“公司从南京北上刚刚立足,CEO也不是名校毕业,我还是个女的”。
 
  单丹丹曾遇到过直言不投女创始人的投资者,“可能他们觉得女性创业有后路,老公养也不丢脸,投资人肯定希望你不要有后路;另外,女性会面临家庭的期盼,野心不够大,这些可能都是创业减分的地方。”而事实上,单丹丹不是一个会给自己留后路的创始人。
 
  福佑卡车得到梅花创投投资的第一笔300万天使投资的同时,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告诉单丹丹,“你想把这个事做成,要从南京搬到北京来,北京的人才、格局是不一样的。”
 
  因为吴世春的建议,加上单丹丹对物流行业的热爱与果断的性格,她不顾周围人的异议和反对,毅然决然把公司从南京搬到北京,一个人带五个人开始了北漂创业之旅。当时合伙人想要留下100万作为失败的退路,“我说我得全部带走,我会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再回来,不给自己留后路”。
 
  结果证明,来到北京是正确的,从跟德邦物流负责人亲自谈下第一笔订单,福佑卡车发展至今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整车运输科技运力平台,累计获得了来自中银投、经纬中国、君联资本、钟鼎创投、普洛斯等机构的7轮股权融资。
 
  “在我们C+轮融资的时候,融资都到尽调环节了,我们自查发现业务模式中存在漏洞。当时面对的就是砍不砍掉这块业务,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难的决策,因为如果要砍掉这部分业务,投资人一看数据掉下来了可能会影响融资,但不砍就意味着以后要背负这个包袱前行。这个漏洞不解决以后一定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面对这个困局,单丹丹从长远的利益出发做出了选择。
 
  “最后我如实地跟投资人说明白了,所幸最后还是成功融资了。最坏可能就是融不到钱。其实C+轮对我们还是很重要的,但我想又不是融完这一轮就结束了,毕竟公司还要往下走很久。所以我后来就和负责融资的同事说,即使这次融不到资,也要把有漏洞的业务砍掉。”
 
  谈及公司的未来,单丹丹说:“我最焦虑的是不知道哪一天自己会被另外一个行业取代,危机或者新事物出现在你望远镜以外。我不希望数码相机来的时候,我还在说自己的柯达胶卷怎么好,这是我对自己最起码的要求。所以,我现在关注最多的是前沿技术在物流行业的应用,比如当前物流业对AI技术的采用率是6%,可能5年内达到67%,物联网采用率22%,五年内会是79%。这些新技术的应用会让整个行业的组织模式、运转流程等产生天翻地覆的改变,该怎么适应新环境的变化,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世界上最难走的路就是捷径”。在单丹丹看来一个公司的文化就是创始人文化,你是什么样的人,就选择什么样的员工,企业就会呈现给外界什么样。“看到别的企业成立2年、3年就上市了,也千万不要心急。其实大多数的创业企业都是一步一步艰辛走过来的,超快成长的企业毕竟只是极少数。”单丹丹表示,创业需要仰望星空,也需要脚踏实地,首先得想办法让企业活下来才行。只要还活着,就有可能等到胜利的那一天。
 
  (来源:中国物流网、卡车之家、福佑卡车;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