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集团董事长丁立国:创业29年如何从“失败走向失败”

 
丁立国,德龙集团董事长。本文为2021年3月26日分享。
 
我是个70后,但爱唱90后的歌
 
不知在座各位同学都是多大年龄,我是70后,但我的状态是不是看着不像70后,别人说有点像80后90后,其实我平常放松的方式还真是唱90后的歌,保持一个年轻的状态。
 
我是唐山人,经历过地震,并且我家乡在震中心不远的地方,我那时候只有六七岁。唐山人比较直率豁达、敢于冒险、珍惜生活。
 
唐山有很多做钢铁的,因为当地资源比较丰富,有铁矿石,有煤炭,物流很发达,有山又有海,又靠近北京和天津,靠近市场,我认为这是唐山钢铁产业发展的一个基础。
 
我高中辍学,工作一段时间后又自费在唐山矿业学院读了个大专,这是河北的一所专业钢铁院校,河北很多钢铁公司管理者从这个学校毕业。
 
1992年,我还没有完全毕业,就只身去了深圳,那时候要入深圳比现在出国还难,要办边防证。当时深圳最高的楼是国贸大厦,现在已经被淹没在高楼之下了。
 
当时深圳正处于大建设中,而前两天我去深圳,现在依然还在建设,我以为这样发达的一线城市没有基建的需求了,其实依然还有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
 
这30年我们赶上了这么好的时代,我相信整个钢铁工业未来还会有10年的黄金期,10年以后中国社会钢的存有量可能远远超过美国,会达到200亿吨钢,现在废钢的淘汰率为2%,即4亿吨废钢,会以短流程炼钢为主,完全靠电来冶炼,能耗会减少70%。
 
现在中国90%还是长流程炼钢,导致钢铁工业的能耗是碳排放最大的行业之一,未来由于环保的压力,碳排放的限制对任何一家企业都是涉及到生存的问题。
 
有人分析我这个人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但我又是一个“从命”的人。我周边一堆“对手”,也有数万人的团队,但是每每重大决策还都靠自己来做。
 
第三次车祸躺了100多天,
 
公司更名为德龙
 
我创业29年其实是从“失败走向失败”,为什么这么讲?
 
2008年金融危机最困难的时候,我带团队到延安,看到延安革命博物馆有一个条幅特醒目,介绍我们伟大的党“从胜利走向胜利”。
 
我就跟团队说要坚定信心,即使我们是从“失败走向失败”,但这证明你还有经验、还有机会,一定要坚守。
 
我这个人面对困境、面对压力自我调整的速度很快,一是因为睡眠能力很强,有很多人吃安眠药才能入睡,而我在车上或飞机上,眼罩一戴就开始睡觉,躺在床上每天听樊登的讲书,可能一本完整书也没记住,听不过10分钟就睡着了。二是后天不断的经历,不断经历失败,不断面对挫折,然后自我调整,我经历过三次车祸,虽是20年前的事,但说起来每每都是阵痛。
 
第三次是2000年,对我影响比较大。车祸导致颈椎错位骨折,很危险,好在出事的地方有家矿务局医院,骨科很专业,抢救很及时,如果当时抢救方式不得当的话,很可能瘫痪。
 
那天是邢台工厂高炉点火,为了赶回去,连夜行车,出车祸以后我和现在德龙集团的执行总裁,我们俩颈椎受伤,我躺了100多天,当时做了起不来的准备,也思考了很多生命的意义,于是决定把公司更名为德龙。
 
大家知道那个时候也有一家德隆——新疆德隆。那家公司很牛,我后来还见过创始人,跟他开玩笑说如果当时搞钢铁估计就倒不了,搞得太多、机会主义太多。
 
那时候机会主义确实是容易获取很多的财富,但现在是一个新时代,大家一定是专业的,我经常讲“守一不移、静定专精”。
 
过去那个时代是投机的,可以多样化,但今天都是在各自的细分领域做好每一个产品,或者形成区域、行业的头部企业,才可能走得更远。
 
全国民营环保A类企业3家,
 
我们占了2家
 
钢铁一是高耗能行业,我们所处的唐山、邢台等地环保压力很大。
 
总书记提出“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环保理念,当时的市委书记认为钢铁产业不能在邢台存续了,他说德龙是邢台2000年招商引资来的,多年来为邢台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今天拆掉也是为地方做贡献。
 
当时企业资产上百亿,还有几千人的就业,我对书记说能不能给机会我们尝试进行深度改造,我认为尊严都是争取来的,如果说穷尽办法还是要拆也不后悔。拆,简单粗暴,并不能解决问题。
 
于做环保,我也不是先知先觉,但是全球看过来以后,找到了把高耗能降下来的方法,到现在还在持续改造,今年邢台德龙要建铁路专线,计划投入12亿元。除一次性环保项目投入以外,吨钢环保运行费用近300元。
 
随着不断投入环保建设,我们的观念从不知不觉转变为自知自觉,现在已经成为行业的标杆,行业的领先者,或者说是行业的“搅局者”,有时候我开玩笑,说把大家逼着都往这条路上来,因为我们制定了一个环保标准,把工厂搞成全国首家在生产钢企4A级景区,今年春节假期在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每天还要接待五六千人。
 
这是红红火火生产的钢厂,不是像北京首钢这样搬迁后的工厂,也是全国环保A类企业中的唯一一家长流程民营钢业。
 
全国包括国有、民营几百家钢厂,国有企业占40%,民营企业占60%,一共有7家环保A类企业,其中有3家是民营企业,2家是电炉冶炼的短流程企业,1家长流程,这其中2家属于我们德龙集团。
 
我们建设铁路专用线,大力推进公转铁,几年前我们已经率先使用LNG新能源车,现在正在和三一集团、徐工集团等研究探讨使用电动重卡和氢能源卡车。
 
铁路运输是最环保的,投入非常大,能够建铁路专用线的我们都建,不能建的就使用电动卡车、LNG卡车和氢能卡车。
 
我们现在做环保不只是完善项目,而是践行环保理念,借用行业内很专业的一位领导的话,就是“站到了道德制高点上做环保”,好多事情看似是有危机,但重在怎么转换,转换来自于你对这件事情的认识。
 
我当时跟管理干部讲,反正早改晚改都得改,不如早改,早改可以赢得先机,而且要做到极致,这对我们企业社会形象的树立、品牌塑造都是有利的。
 
绿色发展已经成为整个集团发展战略的重要方向。我们重整渤钢系企业之后,第一件事情就要完善环保建设,并致力于把天铁、天钢两个企业打造成环保A类企业。混改以来,环保节能是我们重要的投资方向。
 
如今,无论是国有还是民营都在往前推动环保,这是大势所趋。在大势下如果不去改变,就只能被改变了。
 
我们始终在路上,一直在探索新的环保技术、环保设备,不满于现状地改变观念。但还要考虑企业的竞争力,环保是生存能力,是最有力的生存保障,同时企业还要赚钱。
 
有些公司不赚钱讲太多故事,做商业不盈利,我认为是不道德的。
 
每月必做两件事:
 
带队对标一次
 
与80后骨干集体交流一次
 
企业做到行业头部企业,是对多年奋斗的一种奖励,但还不代表你成功了,我现在还不能叫成功,还在奋斗的路上,我周围的人都是成功的人,他们都还在努力。
 
我们是行业里民营企业用职业团队用得最好的公司之一。在座很多是创业者,也可能是创二代,我认为职业团队非常关键,要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分工细致。
 
大学教育就是这样,有学炼铁的、有学炼钢的、有学轧钢的、有学管理的、有学人事的,方方面面就是要把人员配备得很专业。
 
对标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事情。一方面是行业间交流,我在行业协会上强调要相互学习,相互促进,因为每家都有自己所成。
 
一方面是集团内部对标,内部轮岗是常态,高层三年、中层两年轮岗,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岗位时间太长,就会懈怠、会麻痹、会自我满足,发现不了问题。
 
我们的集团总裁也是两年轮一次,这是学华为的管理方法,华为轮岗更为频繁,我们结合自身实际确定的轮岗制度。
 
我对自己也有定位,没有像任总那样大部分时间在公司,我是一半时间处理公司事务,另外一半时间陪伴家人和走到社会上去学习。
 
今天朱教授不邀请我分享课程的话,我会带队去秦皇岛阿那亚地产项目学习,这是针对北京80后90后精神家园的地产项目,非常成功。
 
我前段时间与阿那亚创始人在北京交流一次,他的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为审美付费,为服务付费。这次就是去学习如何为审美付费。
 
保持学习状态,永不满足,是最好的工作状态,也是保持一个企业激情,保持企业始终走在前列的促进剂。只要保持学习,追求极致,把所有的问题解决在现场、吃干榨净,相信市场会回馈我们的。
 
每月我必做两件事:
 
一是带队到优秀企业学习一天,可能是钢铁行业,也可能是跨行业。二是每月从集团几万员工中找30名80后骨干交流一天,了解、发现公司问题。
 
从职业团队到管理的理念,还有很多管理方法,有时间欢迎各位同学走进德龙,走进新天钢,可以请我们一线的厂长、车间主任或者公司经理、集团总裁这个层面讲管理心得,他们讲起来如数家珍,比我讲得更好,因为我不干具体事,不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