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眼科医生朱吉满:怎么从辞职创业到105亿成黑龙江首富

朱吉满
 
1988年,24岁的陕西西安小伙子朱吉满,从西安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来到西安电力中心医院做眼科医生。
 
据说,朱吉满原是陕西关中人,从小跟着父母在西安长大。工作前,最能展现他经商才华的事,是他大学期间,他大哥送了他一台相机,朱吉满利用课余时间摆弄相机,他脑瓜灵活,不但爱上了摄影,还通过给大学周边幼儿园的孩子照相,赚了不少钱。
 
来到医院工作后,朱吉满了解到医药行业和医疗事业的现状和未来,发现做医生的收入远不如卖药的医药代表。他有些同学毕业后进了医药公司,工资都是他的八倍之多。
 
他内心隐隐觉得不平,心想付出和收入明显不成比,自己读医科大学,而有些医药代表连高中学历都没有。
 
曾经踌躇满志的朱吉满
 
在医院工作的四年里,朱吉满做成了人生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医院同事白莉惠成为他的妻子。
 
但是,朱吉满不甘心就这样贫穷一生,1992年,他与妻子白莉惠商量后,毅然辞职下海,他经同学介绍去浙江做一个抗生素产品的医药销售,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10万元。
 
后来,朱吉满加入陕西海姆普德制药有限公司,凭着自身独有的拼劲和天赋,很快,他从一名普通的医药销售做到了华北区经理的位置。
 
眼看着前途一片光明,但是,朱吉满不安于现状。
 
1995年,他跳槽到东北第六制药厂任市场部经理。这一跳槽,标志着朱吉满正是进军东北医药市场,拉开了百亿医药帝国誉衡药业的序幕,也为成为黑龙江首富迈出了第一步。
 
朱吉满在东北第六制药厂工作三年后,再次跳槽。1998年,他来到沈阳,成为圣元药业的董事长。
 
长期医药产业的浸润,专注行业多年的经历积累,不仅让他赚得第一桶金,也使得朱吉满深谙其中的财富要诀,他也不甘心一直为他人做嫁衣,很想有自己的舞台施展抱负。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显然,八年的商海沉浮,朱吉满已经做好了准备。
 
2000年,黑龙江康复研究所附属药厂濒临破产,朱吉满敏锐地捕捉到这一机会。他知道这家企业虽然连续多年亏损,几乎停产,但是企业有种骨科药——松梅乐(又名鹿多瓜肽)正在研发中。
 
他和妻子白莉惠商量后,毅然以168万元的价格买下改药厂,并改名誉衡药业。当年,妻子白莉惠加入誉衡药业,担任公司董事。
 
从此以后,3年里,朱吉满连续投入数千万元进行企业改制,把公司改制成现代股份制企业。
 
公司建立起完善的销售系统和市场支持体系,营销中心设在北京,在全国建有30多个销售网络,销售专员196人,产品已覆盖到全国5000多家医院。
 
2004年,誉衡药业的“松梅乐”注射液进入国家医保,成为国内市场上5个骨折愈合注射剂之一,很快为誉衡药业带来了丰厚的现金流。2009年,这款产品为公司创造的利润高达1.57亿元。
 
2010年6月23日,在公司成立10周年之际,誉衡药业在深交所成功上市。一夜之间,朱吉满夫妇的身家超过了57亿。这家当年朱吉满用168万元买来的企业,市值激增,超过百亿。
 
企业上市后不久,朱吉满便开启了誉衡药业帝国的扩张之路。
 
誉衡药业利用上市公司平台,先后收购了哈尔滨蒲公英药业、澳诺制药、上海华拓、南京万川、普德药业等公司。这些公司并表之后,让誉衡药业的业绩一路高涨。
 
在朱吉满看来,医药企业要不被淘汰,必须做大做强。美国医药行业发展的历程给中国医药企业发展提供了经验,辉瑞就是通过三次大的并购而崛起,现在,美国医药工业企业成规模的也就10家。
 
但是,中国目前仍有4000家医药企业,这4000家将来一定要整合的,剩下几百家甚至几十家大企业是一定的。所以,朱吉满认为誉衡必须抓住机遇实现弯道超车。
 
朱吉满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
 
“一旦发现合适品种,就采取直接购买、合作研发、并购等方式把这个品种收过来。现在的誉衡药业就是一个药品整合商,新药资源只会越来越少,先拿到手再说。”
 
2018年,在胡润百富榜名单上,朱吉满夫妇以105亿身家问鼎黑龙江省首富,成为“东北王”。
 
但是,极度扩张给誉衡药业带来了麻烦不断,根据媒体统计,自誉衡药业上市以来,总共花了129亿巨资,在资本市场上实施并购重组,案例高达27宗,但完成率只有14宗。
 
发言中的朱吉满
 
仅在2018年,誉衡药业就遭到三次强制平仓。到2018年底,誉衡药业的负债高达50.83亿元。
 
深陷债务危机的朱吉满只好断臂求生,他以出售核心资产、股权等方式换取现金流,谋求企业渡过难关。
 
财富来去匆匆,人生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著名哲学家黑格尔说过:
 
“一个志在有大成就的人,他必须如歌德所说,知道限制自己。反之,什么事都想做的人,其实什么事都不能做,而终归于失败。”
 
想当初,如果朱吉满的资本扩张之路慢一些,步子稳健一些也许不止于此。
 
朋友,你对黑龙江首富朱吉满的创富人生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