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冠中生态许剑平:“土”里刨出生态梦

原本寸草不生的荒坡,经人工生态修复后,几个月便郁郁葱葱,一两年内即可草木成林。“让大地重披绿衣”,这是许剑平夫妇创立的青岛冠中生态有限公司20年来一直在做的事。
 
因为心里一直有一个创业梦,2000年,年仅32岁的许剑平和丈夫共同辞职下海创业,开始追逐梦想。“由于全球经济的不断增长,生态环境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当时,国家大力倡导改善环境,青岛政府对市政环境及周边生态环境进行改造、修复的决策给了我一个方向,决定进行入生态修复行业。”许剑平说。
 
 
创业维艰。许剑平坦言,环境修复并不是简单的植树复绿,如何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下生出植被,恢复自然生态,这一直是压力所在。在一次次的研发、实践中,冠中生态攻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如今,冠中生态已经在全国30个省份的70多个城市,实施了400多个项目,覆盖了我国全部的5个气候类型,其中还包含难度极高的高寒高海拔生态修复。更令人惊喜的是,两三年后,修复区域内的植物便与原生植被自然融为一体。“不通过参照物,我们自己都找不到最初的项目地点在哪里。”冠中生态总经理许剑平自信地说。
 
发展的过程始终伴随着困难和压力,许剑平告诉半岛记者,一直支撑她走下来的,不外乎三方面:一是来自企业内部员工的自豪感;二是来自外界的认可;三是企业的使命和情怀。
 
“我们员工跟我讲,做这份工作非常的自豪。并不是因为为企业创造了多少利润,而是能将原来寸草不生的荒芜,变成一片生机盎然的植被,不管过程有多苦多累,看到荒芜变生机,所有的努力都值了。”许剑平表示,当员工讲这句话的时候,她总是特别感动。
 
在冠中生态完成的生态修复项目中,有一个案例许剑平印象深刻:在一处方圆10平方公里的尾矿坝,每逢冬、春两季,大风刮起的粉末状矿粉遮天蔽日。更令人望而生畏的是,这里处于严重干旱地区,无霜期仅110-142天,对植物发芽生长极其不利。“含盐量0.35%,渗漏水0.5%”的坝体土壤成分分析结果,更让业内同行纷纷打退堂鼓。最终,冠中生态接下了这个被业内预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经过冠中人的努力,大荒漠变成了当地景区。三年后,在尾矿坝旁边开了一场运动会。”许剑平回忆说,当时,尾矿坝所属企业特意打来电话,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告知给她。“收到企业的认可,也是我们继续不断前行的动力。”许剑平表示。
 
谈到企业担当,许剑平表示,以往的水土保持工作都是以工程措施为主,生物措施为辅。边坡坡度陡,水土难保持,经常会出现一年绿、二年荒、三年死的情况。不仅使生态环境得不到根本性的治理,而且投资巨大、造成资源的严重浪费。
 
“植被生态修复走了太多的弯路,我们看到了太多因生态修复施工技术能力不足、生态修复理念的局限性等导致的失败案例。这让我觉得特别痛心。所以,我们决心做一部行业标准。”许剑平说。2018年,冠中生态参与主编的《边坡喷播绿化工程技术规程》被评为国内植被恢复行业首部行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