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 Leap梦醒时分创始人辞任CEO后再创业,押注AI虚拟人

2016 年,一段 7D 视频走红,画面令人瞠目结舌:一只鲸鱼从体育馆地面上一跃而起,落回地面时溅起水花,一旁的观众们发出阵阵惊呼,似乎没有穿戴任何设备就裸眼看到了这一情景。
 
这段视频出自 Magic Leap,一家神秘无比而又估值奇高、数次身处负面风波甚至陷入被出售境地的增强现实设备初创公司。
 
2020 年 5 月,Magic Leap 创始人 Rony Abovitz 宣布辞去 CEO 一职,直到最近,他的新公司也浮出水面——这一次,Rony Abovitz 要打造「虚拟人」(synthetic beings),专注于 AI 角色和交互式故事讲述。
 
看来,Magic Leap 十年 AR 幻梦结束之际,新的尝试开始了。
 
15 年实现雄心壮志
 
当地时间 2021 年 1 月 17 日,外媒 VentureBeat 独家报道称,Rony Abovitz 的新公司名为 Sun and Thunder——实际上其官网显示,该公司于 2020 年秋季成立。
 
Rony Abovitz 在采访中表示:
 
Sun and Thunder 要做的是技术、智力、艺术的融合,旨在设计虚拟人,要在空间计算(spatial computing)的技术之下,或是在 Magic Leap 试图创造的那种 MR(混合现实)体验中讲故事。
 
据他透露,虚拟人的灵感源于动画工作室和游戏(如 Inklings)中的一些神话概念,以及 Island Records 等音乐厂牌的自由创作精神。
 
据了解,Sun and Thunder 的团队还不到 10 人,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将一直保持如此规模——Rony Abovitz 认为,需要大约 15 年的时间才能实现雄心壮志:
 
我意识到至少需要 15 年的时间来制作和打造一些潜在的技术、一些有创意的顶级产品。我得到的教训是要保持谦虚、低调、豁达,把这些做好真的很重要。
 
目前该公司还在进行不少实验性的工作,主要是为了“放大人类的智慧和创造力”,Rony Abovitz 将 Sun and Thunder 所处的发展阶段称为是「超新星」(supernova)阶段。
 
Sun and Thunder 的第一个 AI 角色、第一位虚拟艺人是 Jako Vega(又称 Yellow Dove),其人设是一个穿越时空的流浪歌手,有关他的电影正在制作中。
 
 
按计划,今年 Sun and Thunder 将尝试推出一些短片,向人们展示正在尝试的东西,其中有些概念听起来可能更像是科幻小说里才有的东西(例如创造具有“真正智能”的 AI 角色)——听上去,这与 Magic Leap 当年发布体育馆鲸鱼的视频如出一辙。
 
Rony Abovitz 强调,虽然 Sun and Thunder 的业务涉及到了上述技术,但新公司与 Magic Leap 无关联。
 
话虽如此,我们还是很难不将其联想到 Magic Leap。
 
2017 年 12 月,Magic Leap 的第一款黑科技产品揭开面纱,它被命名为 Magic Leap One Creator Edition。
 
Magic Leap One 主要针对 C 端市场,应用场景包括购物、娱乐及效率三类。硬件方面,Magic Leap One 包含三部分:一个 AR 眼镜 Lightwear,一个手柄和一个处理器 Lightpack。
 
 
一直到发布半年多之后的 2018 年 8 月,Magic Leap One 才开始通过 Magic Leap 官网和 AT&T 门店售出。
 
一般而言,一款智能硬件正式发售后,就有媒体和科技圈人士对其进行拆解、评测。就在第三方纷纷评论之时,Magic Leap 官方于 2018 年 8 月 27 日发表博客,重点解释其产品背后的技术——这一技术不是别的,正是空间计算。
 
Magic Leap 表示:
 
Magic Leap 将数字光场信号与人的眼、脑结合,人脑视觉皮层作为 Magic Leap One 的屏幕,而 Lightwear 和 Lightpack 则是为继续开发环境识别、背景感知的 AI 技术提供平台。
 
总的来说,空间计算实现的是一个结合数字光场、传感和计算的仿生系统。
 
既然 Sun and Thunder 要在空间计算技术之下、混合现实体验之中打造虚拟人,那么 Rony Abovitz 的新项目其实离 Magic Leap 并不远。
 
Magic Leap 的兴与衰
 
2011 年,Magic Leap 成立,发行了一款名叫 Hour Blue 的 AR app,跨出了在 AR 领域的一大步。
 
之后的几年,Magic Leap 迟迟不发布产品,只是通过不少 Demo、专利申请等吊着众人胃口。人们对其产品的预期持续提升,公司估值也不断上涨,一度成为史上最贵“概念”公司,前后融资 26 亿美元,估值早在 2017 年就已达到 60 亿美元。
 
雷锋网此前曾报道过 Magic Leap 自创立以来的融资情况,主要有:
 
2014 年 10 月,B 轮 5.42 亿美元,谷歌领投,高通、KKR、KPCB 等跟投;
 
2016 年 2 月,C 轮 7.935 亿美元,阿里巴巴领投,投资方还包括谷歌、摩根大通;
 
2017 年 10 月,D 轮 5.02 亿美元,新加坡政府旗下淡马锡控股领投,参投方包括 EDBI,巴西 Grupo Blobo,以及 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
 
2019 年 4 月,获得 2.8 亿美元融资,投资者为日本最大的移动运营商 NTT DoCoMo。
 
Magic Leap 首款产品问世后,众人却觉得很是失望,主要原因包括但不限于:
 
水平视场角只有 40 度;
 
并没有采用此前宣称的光纤扫描技术,而是用了与 HoloLens 相同的光波导技术;
 
交互设计类似于 ARKit。
 
此前 Rony Abovitz 表示其核心技术是一块类似镜片的玻璃,他称之为“光学芯片”,但并没有用到产品中。
 
《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在体验 Magice Leap One 时发现,这款产品有不少问题,比如说手柄失灵、画面卡顿等。最终他的评价是:
 
说实话,这些体验与我之前玩过的 AR 和 VR 设备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营销话术中的“秒杀一切对手”确实是有点夸张了。
 
 
据了解,Magic Leap One 发售 6 个月后仅售出约 6000 套,而之前的目标是 10 万套,于是一条条负面新闻也随之而来。
 
不仅是融资受阻、销量惨淡,产品积压,2019 年 8 月 22 日,Rony Abovitz 与摩根大通抵押代理人 Eleftherios Karsos 签署的一份“转让协议”曝光,其中涉及抵押专利约 1903 项。
 
2019 年 11 月,CFO 和创意策略部高级副总裁 SVP 高管也都离职,多个部门员工遭裁减。
 
不过,Magic Leap 也进行了一场“自救运动”:在 C 端产品销售无力的情况下,Magic Leap 面向企业,推出了 Magic Leap 1 Enterprise Suite。
 
但就结果来看,似乎效果并不显著。
 
2020 年 3 月就有消息传出,Magic Leap 正在评估 Facebook、强生等巨头对其的购买兴趣。
 
2020 年 5 月末,Rony Abovitz 宣布将卸任 CEO 一职(仍是董事会成员),并开始为这一岗位物色新人选。
 
2020 年 9 月,Magic Leap 聘请到前微软资深技术执行官兼业务开发执行副总裁 Peggy Johnson 来执掌公司,Magic Leap 开始向 B 端 MR 软硬件过渡。
 
在最新的采访中,Rony Abovitz 表示,很高兴看到 Peggy Johnson 继续带领 Magic Leap 发展——他承认了 Magic Leap 过于夸大、最终令人失望的事实,但表示依然对 Peggy Johnson 很有信心。
 
Rony Abovitz 要讲一个新故事
 
出生于正统犹太家庭的 Rony Abovitz,父亲是房地产从业者,母亲则为一名艺术家。
 
或许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母亲的影响,他玩雅达利(Atari)电子游戏长大,在 8 岁那年得到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高中毕业时,希望成为一名科学家的他就读于迈阿密大学,获得了生物医学工程硕士学位——在校期间,他还是一位漫画家。
 
后来的 Rony Abovitz 未能成为科学家,而是踏上了创业路:
 
2004 年,创立了 MAKO Surgical Corp.,即一家制造手术机械臂辅助平台的公司,这家公司 2013 年以 16.5 亿美元被骨科医疗设备巨头 Stryker Corporation 收购。
 
2010 年,Rony Abovitz 还有一家发行唱片的工作室。
 
2011 年,于佛罗里达州创立了 Magic Leap。
 
2020 年,Sun and Thunder 的故事开始。
 
 
如今 Rony Abovitz 已是年过半百,虽然 Magic Leap 的 AR 幻梦该醒了,但新的尝试也开始了。或许,拥有着一定艺术细胞、增强现实领域技术基础、能唬过巨头的画大饼能力的 Rony Abovitz,也能带领小团队再闹出一番动静。
 
就在不久前,在《大内密谈》的一期播客节目中,一位同样拥有着技术、视觉、娱乐多方面跨次元储备的虚拟人业内人士表示:
 
2021,或是真正意义上的虚拟人元年。
 
那么,Rony Abovitz 在 B 端增强现实设备中无法实现的抱负,能在虚拟人那里实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