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柏铭:中大毕业生返乡当“山鸡王”,创业9年研发47项专利

  开栏语:
 
  新时代的中国青年一代,生活在高速发展的新时代,已无法用某些词去定义。他们有自己独立的标签,也有着无限的可能。他们在互联网大潮中游刃有余,善用好奇心和新思维走出非传统的路。
 
  南方都市报推出《青年+》系列人物报道,讲述当代青年人的人物故事,记录广东青年的精神风貌,刻画青年的时代特质。
 
  【人物】
 
  张柏铭,1990年生,云浮罗定人。201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计算机专业,之后回老家云浮养山鸡,2015年创办广东梦之禽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据称目前研发出47项与养鸡场相关的专利。
 
  
 
张柏铭是广东梦之禽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原本)预计2020年卖山鸡绝对会超过3000万元。但新冠疫情来了,我就连300块都没有了。”
 
  2012年,还是中山大学计算机专业大四学生的张柏铭,决定回到家乡云浮养山鸡。这一干就是9年。已经当上了“山鸡王”的他,养殖的山鸡在2019年卖出了2800万元。而他正准备在当年年底大卖一场时,疫情突如其来,山鸡销路受阻。
 
  “一句话,怕死就不要来创业,怕死就不要搞农业。”即使创业九年来踩过无数坑,张柏铭也不曾为养山鸡后悔过,“当年实习时上过流水线式的班,睡觉、吃饭,每天重复。我觉得很可怕,这样人生就失去了意义。”
 
  被养鸡耽误的程序员
 
  张柏铭大学读的是计算机专业。毕业时,同班同学几乎都瞄准了北上广深高薪的程序员工作,而他却选择了八杆子打不着的养殖业。
 
 
张柏铭用无人机巡视2300亩的七个山头,一次20分钟
 
  “他刚开始养鸡时,总叫我来瞧瞧。”刚创业时,张柏铭的表姐陶庆凤跟其他人一样,并不看好。但半年后,她没想到,短短半年,张柏铭研发出了个太阳能鸡粪无害化处理装置,把鸡粪变成碳,消毒、杀菌、过滤……养鸡场就没有异味了。“这个时候开始觉得,他跟别人养鸡不一样。”之后,她也成为张柏铭的搭档,担任公司总经理。
 
  陶经理回忆起张柏铭小时候,印象很深,“家里的电器拆了装,装了拆,桌子地上都是他做的芯片、二极管。”村里谁家电器坏了,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张柏铭修。摩托车、电视机、抽水泵……他总能修好。“整个村委有几万人,随便问人,有个养山鸡很厉害的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你说有一个修理电器很厉害还不收钱的,也能找到我家。”张柏铭有点小得意。
 
  “自己灵感多到用不完,只不过搞研发需要钱和精力。”张柏铭随手拿起自己研发的“机器鸡”,一叫它,“机器鸡”就会回应,“主人,有什么吩咐。”其他人用粤语跟它讲话,它也能粤语作答“老板,你好。”这是张柏铭用山鸡和芯片做的产品。
 
  据张柏铭介绍,他养鸡创业9年,研发出了47个养鸡相关的专利,是人们眼中的“山鸡王”,“太阳能鸡粪无害化处理装置、自动抓鸡器、禽类养殖生态循环系统……”曾经有人开价几百万要买他的“太阳能鸡粪无害化处理装置”专利,但他最后还是没舍得,“卖了自己就用不了了。”他也表示,“想建一个生态园,用AI控制所有技术,实现全自动生产。等我赚了钱,圆了梦,就把所有的专利技术透露给大家,免费教会大家用。”
 
 
张柏铭养的五彩山鸡
 
  创业初期500只鸡苗仅活一只
 
  为了建新的养鸡场,张柏铭在山上开着挖掘机熟练地铲土。山脚下是他曾开进水塘坏掉的旧挖掘机,价值四十多万。“从一开始创业,就没有人教,也没有高人指点,每次都是自己花钱买经验。”
 
  2012年,张柏铭大四那年,他拿着实习赚到的钱,在网上买了500只山鸡苗,回到云浮老家。“养了三天后,基本都死掉了。”他带着奄奄一息的鸡去请教村里的养鸡大户,养鸡大户瞄了一眼,“这什么鸡,我都没看过,毛都没有。”他又带着鸡去到镇上的兽医站,兽医给了打他一个定心剂,“小事,就是感冒了,你去买一个青霉素,打10万个单位下去,就好了。”
 
  回到家,张柏铭按照兽医说的,给生病的鸡打了10万个单位的青霉素,“三秒不到,鸡就死掉了。”打到第十只的时候,张柏铭心想,是不是药量过了。他学着在学校做实验的样子,给鸡减少了一半药量,2万个单位,1万个单位,鸡终于活下来了。但他第一批五百只山鸡苗里,仅存活一只。
 
 
张柏铭的养鸡棚
 
  “我不信所谓的专家了。”张柏铭看了四年的养鸡理论书籍,此后,他开始自己摸索如何养鸡。
 
  后来,张柏铭在山上抓了几只野鸡,让野鸡跟这只山鸡生了很多杂交蛋;他将自家消毒柜改装成孵化器孵蛋,再将小鸡养大卖钱。有收购商来预定鸡,“我卖山鸡苗给你,你养多一点,养大了我帮你回收。”他心想,每只鸡赚10块钱,一次养五千只鸡,一年养三批,“一年轻轻松松就有十几万了。”
 
  曾打工7个月还养鸡欠债
 
  2013年,收购商预定的5000只鸡长大了,长得壮,胃口也好,饲料一倒,10分钟就吃个精光。张柏铭试着联系早先说好的收购商,对方却不理他了。
 
  更糟的是,禽流感来袭,张柏铭一只鸡也没卖出去,连带饲料老板也停供了饲料。
 
  原来,张柏铭妈妈一直不支持他做农业。因为买鸡苗,张柏铭已投入了4万块,饲料钱一直赊账的。妈妈找到饲料老板,让他不要给张柏铭赊账了。
 
  张柏铭为此跟妈妈断绝了来往。“那种心情一般人很难去理解的。在冬天你最需要被子的时候,突然之间拿个冰水泼到你头上,你觉得泄气不?”
 
  没有饲料,张柏铭每天5点钟起床,去山上割草、摘松针和红薯叶来喂鸡。撑了几个月,鸡接连饿死。最后,他把快饿死的四千只鸡放了,外出打工。“不甘心,但是欠的饲料钱有几万块了。”张柏铭当时想,“我先出去打工,还了债,我再回来。”
 
  外出打工了七个月,他赚了10来万,又回来养鸡了。加上打工时认识的公司副总投资的20万,2014年,张柏铭租下了120亩的山头,一次可养1万只鸡。
 
  为了打开销路,张柏铭想了一套反推销方法:雇18个人扮成客人,轮流去周边的酒店农庄问有没有山鸡吃,告诉农庄老板就只想吃山鸡。久而久之,就把“流量”引到张柏铭的养鸡场了。就这样,张柏铭顺利卖出了第一批山鸡,赚到了30万。
 
  应对疫情决心“多条腿走路”
 
  张柏铭刚创业时,在养鸡场挂了个横幅,“大学生自主创业梦工厂”,刚挂上就被村民扯掉了。“读书读傻了,来农村养鸡。”当地村民当时还跟小孩说,“你们千万不要跟他学,没前途。”也有不懂事的小孩给他起了个外号“山鸡佬”。
 
  “内心不强大的话,早就没了。”创业遇到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张柏铭虽有压力,但也没有被击垮,“我从小就遇到很多挫折,不是创业才遇到。”
 
  张柏铭曾是云浮市武术协会会长。他从小拜了师傅习武,是因小时候村里人总被隔壁村欺负。一身武功傍身,不仅助他解决了村民的难题,也有益于他排解创业压力。
 
  在无人的山头,张柏铭时常耍耍双节棍,打打咏春拳。抓起砖头,用力一劈,砖头就断了。“现在也少劈了,毕竟穷,一块砖要一块二。”他开玩笑。
 
 
受疫情影响,张柏铭决定“多条腿走路”,开始养鸭养鹅
 
  2016年,张柏铭通过政府招商,租了2300亩的新山头,还打算建AI养殖生态园,养鸡鸭鱼牛,种花果树,实现全自动养殖。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山鸡一度被禁养。张柏铭决定要“多条腿走路”,他找了新的搭档一起养鸭,也在新山头种了凤梨木瓜等水果,希望可以减少创业风险。
 
  受疫情影响,近半年来,公司收入骤减到只有几万。
 
  采访当天,他喂完鸡鸭,修完水管,在山顶用杆子摘野生的荔枝吃。因为干了一天的活,很饿,吃了很久。两个星期后,他发了一条朋友圈,“约定大家,周六来免费摘荔枝、喝鸡汤。”
 
  当天,村里来了很多大城市的车。平日冷寂的山头,也热闹了起来。
 
  文字:南都记者李琳
 
  视频/摄影:南都记者 李琳 刘威 实习生 易晓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