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大学生分享一毕业就投身教育培训项目的经历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教培行业小兵,短短两年左右的工作经历,总结了一些经验和自己对于教育培训和未来的一丝看法。以下都是作为一个管理者的角度来阐述的。
 
我是学会计出身,在我们90后初的那个时段,毕业就创业还非常时新。正好我住在南京一个大学城周边。看着新建的小区,周围学校的配套设施也逐渐完善,思考了不算太久,我认定教育行业肯定是一个朝阳产业,就开始倒腾起来了,在学校旁边的小区租了房子,开始做托管。
 
这是门槛最低的教育培训项目。
 
一个人布置一百多平的房间,制作宣传单页,扫楼,在学校门口发传单——现在看起来依旧流行的宣传方式。这样积累起最原始的客户。
 
凭着刚毕业一股脑的冲劲,加上周边的竞争者也不多,所以学生积累得相当快。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句话真没错。其实慢慢地这样口碑裂变,自己拓新,到去年已经有八十多位学员,开设课程也不仅限于托管。语数外,美术书法,这些都可以上课。一位学生基本上可以在我这报三门左右的课程。所以单个学生的收益是很高的。
 
后来我总结了,其实并不是自己做的有多好,而是当时做培训的确实不多,同时客户有托管等硬需求存在。
 
去年开始,教育培训行业政策趋严,考虑到自己其实算是违规办学,终究是一个隐患,便积极主动地和当地比较大而且已经是正规办学机构的负责人沟通,望可以合并到他的机构里面去。
 
因为我的学生数以及报课率都相当高,基本上一年的托管费以及学费大约有60万。除去我的老师以及场地等一系列的成本,收入相对来说还是很不错的。所以谈判也非常顺利。我的学生和员工合并到离我们原地址最近的一个校区。同时我进入公司总部,开新一段的工作。对于这次的积极合并,我的看法是:顺势而为才可以继续活下去。
 
在新公司,我负责对公的工作。这也是公司一个新的方向。主要就是接洽一些公办学校,为学校提供补充服务。当时主要的内容就是:负责完成校内的社团工作,以及延迟放学的保障工作。
 
这些都是教育政策下的产物,当时国家收紧校外培训机构的约束政策,同时加强了对校内服务的要求。其间所产生的服务量,单由学校自己做是无法全部完成的,所以就需要校方从校外培训机构去购买服务。对于我自己而言,我从一个机构的管理者变成了一个企业代表,解决方案提供方。
 
做社团其实就是把培训市场的前端再往前延伸。这点我们比其他机构做的更早一些,其实就是对政策的解读更快,所以给出的方案会更具有实操性。同时我们也会站在学校方去看问题。做盈利性教培机构,就像做企业一样,你需要比你客户更知道他需要什么。
 
其实在年前,我已经报备了辞职,并没有亲身经历这次疫情下我们机构的具体应对措施。不过多少还是会和同事进行沟通,感觉疫情确实对于培训行业有着相当大的影响。
 
这几年下来,还是觉得教育培训行业依旧有可以改变的方向。所以说,当你越深入到一个行业,越能很清晰地去看透这个行业,希望自己可以尽可能把握机会,同时创造自己的价值。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