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般科技汪毅:自动检测软件Bug,95后创业者拿下亿元融资

 
记者|周琦
 
编辑|江昱玢
 
软件,为生活带去便利,也因自身缺陷导致了悲剧或经济损失。
 
1996年Ariane5火箭发射后解体,最近的新能源汽车刹车失灵,都是软件缺陷所致。
 
2022年国内智能汽车行业车辆召回的原因中,软件缺陷占比50%以上。
 
系统上线前,测试人员会进行全面测试,不过思维定势会忽略“不按常理出牌”的情况。譬如中行“原油宝”事件,原油价格跌到负数,几乎无法提前设想到。
 
安般科技提供的智能模糊测试工具,解决了此类问题。
 
该测试基于软件内部结构和路径,智能生成大量的非预期输入,并观察软件是否会因此出现系统崩溃、断言失败等异常。
 
换句话说,就是通过机器自动写各种常见或罕见的测试用例,来检测软件的缺陷和漏洞。
 
技术突破
 
模糊测试并不新兴,技术突破却是最近几年的事。
 
当前软件测试以人工为主,静态分析工具辅助,通过漏洞规则做模式匹配,只能查找已知漏洞,误报率高,且对复杂逻辑的代码场景及未知缺陷无能为力。
 
传统模糊测试则类似猴子敲键盘,随机输入用例,能找到一些未知缺陷,但对一些深层路径依旧很难实现充分测试。
 
随着软件规模和复杂度的快速提升,整体代码量以每年1110亿行的速度增长。以智能网联车举例,代码已达3-4亿行,未来几年很可能超过10亿行。
 
人工写测试用例等传统测试手段,已不能满足各行业对软件安全性、健壮性的要求。
 
“希望通过智能模糊测试,尽量避免因软件质量问题引起的安全性、稳定性问题,同时节约人工成本。”安般科技创始人汪毅告诉《21CBR》记者。
 
2018年,安般科技根据前期积累的程序分析技术,完成了模糊测试系统雏形,并在两年后推出易恒智能模糊测试系统。
 
它怎样参与软件的生命周期?
 
开发阶段,易恒与CI工具(执行自动化任务的工具)融合,根据软件构想和设计,通过虚拟化技术/全数字仿真,搭建与真实硬件一致的环境,解决开发过程中的代码调试问题;
 
测试阶段,智能模糊测试系统为单元测试、集成测试提供负面测试支撑,有效排除产品中存在的缺陷和风险;
 
验证阶段,结合虚拟化技术/全数字仿真,免除繁琐的硬件环境搭建、验证动作,保证硬件环境的稳定性,有效规避由于硬件环境问题造成的错误结论。
 
易恒还能准确定位故障位置和详细展示故障信息,故障修复时,快速复现故障现场,帮助开发人员高效、精准地修复。
 
一家信创企业使用了安般科技的这一系统,在单元测试和集成测试层面进行模糊测试,通过动态运行方式发现各类导致程序崩溃的问题,并将易恒集成到DevOps(过程、方法与系统的统称)平台,实现全自动化模糊测试,提升测试覆盖率。
 
弥补空白
 
汪毅是个95后,但安般科技已是他的第七次创业。
 
最初萌生进入信息安全赛道的想法,是在大学期间。“那时,网购还有很多环节不智能。”汪毅回忆道,快递员每天手动群发大量短信,为此,他做了款名为“到了吗”的软件,精准推送快递信息。
 
运营过程中,软件时常遭受各种网络威胁,有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也有“脚本小子”的全网扫描。
 
之后,他在区块链和量化金融的创业中,又遇到了各类信息安全问题。
 
2016年,汪毅在上海科技大学启动信息安全领域的课题研究。期间,他发现国内外在信息安全领域产品技术能力上差距较大。
 
2018年,结合创业途中遇到的信息安全问题,汪毅创立安般科技,专门研发针对中小公司的安全解决方案。
 
刚开始,他将产品定位于传统的信息安全领域,但随着对市场调研的深入,发现传统的信息安全市场不以产品驱动,更偏向于合规检查。
 
2019年底,在和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合作过程中,汪毅发现我国信创产业快速发展,软件安全被提到至关重要的位置。“以前中国人用Windows、Oracle,只需要关注边界防护,如今自主开发软件,软件本身的安全性、可靠性变得尤为关键。”
 
尤其是关乎国防、基础设施建设的行业,要在关键领域用国产软件,还要确保国产软件的绝对安全,实践难度可想而知。
 
2021年,看到金融行业遭遇供应链攻击,无人驾驶车辆频频失事,汪毅意识到,仅凭特定项目无法改造整个软件质量体系生态,他下定决心做标准化的产品。“我们在以模糊测试为核心的软件全流程负面测试体系上,耗费了更多精力。”
 
针对军工、信创、金融和汽车等行业,安般又推出了四大测试系统产品——易侦协议模糊测试系统、易察Web/API模糊测试系统、易识固件供应链安全管理系统、SCA源代码成分分析系统。
 
“我们之前统计过一个程序,如果依赖人工测试,需要5个人花近20天,代码覆盖率不到40%;在安般工具的帮助下,仅花5个小时,就达到了95%的综合覆盖率,找到了300多个bug。”汪毅重点介绍道。
 
加速落地
 
技术商业化挑战重重。汪毅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产品适配。
 
产品实际落地时,他发现用户的软件环境“千奇百怪”,嵌入式环境没有操作系统,甚至只是个单片机,靠“标准化”很难适配。
 
汪毅引入全数字仿真系统——把被测对象放到仿真环境中,进行智能模糊测试。针对部分没有源码的软件,安般科技开发了协议模糊测试系统,进行黑盒测试。
 
去年,安般科技营收超1000万,今年预估能突破4000万。
 
在汪毅看来,这得益于软件开发量快速增长,智能模糊测试已进入到大规模应用阶段。
 
安般科技也受到了众多资本关注。
 
2022年8月,安般科技对外宣布完成超亿元的A轮融资,由硅港资本、上海东方证券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联合领投,名川资本和中南资本跟投。
 
接下来,汪毅有两大规划。
 
首先是将智能模糊测试大众化,使安般的工具真正嵌入到各软件公司的开发、测试和验收环节中。
 
“将更多精力放在了金融和汽车行业,接下来会扩展到更多的行业和领域。”汪毅透露。
 
除了拓展应用的宽度,他还希望让受众辐射更多中小企业。“后续会推出相应的SaaS产品,让中小客户在千元成本下,就能做一次智能模糊测试,提高软件质量和开发效率。”
 
汪毅坦言,无法解决软件安全的所有问题。安般科技对标的是美国软件公司“新思科技”,这家公司花了10年时间收购了20多家公司,构建起软件安全链条中的一些关键环节。
 
他则希望通过生态联盟的形式,在国内打造一套自主可控的供给链。“行业里每个公司能解决的问题不同,只有将各个环节整合,才能共同构建出完整的软件安全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