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美女博士吴嘉茵:边读博边创业,立志传承路上描绘新色彩

文、图、视频/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孙晶 王丹阳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平日爱穿旗袍的吴嘉茵知性温婉,她有一个跟都市人不一样的童年——在故乡的海边自然成长。1990年,她出生在广东汕头的一个海边小县城。父亲是师从关山月、黎雄才大师的岭南画派知名画家吴盛源。因为对田园、家乡有感情,吴盛源毅然从香港回到家乡定居。
 
 
在吴嘉茵童年记忆里,因为父亲在写字画画,周末或寒暑假其他小朋友在玩时,她就在家从隶书、楷书开始练字。顺其自然,一路写字画画伴随着她成长。
 
高考时,吴嘉茵并没像其他的画二代选择美院,而是去了自己从小喜欢的文学专业。在中文系读了4年书后,她发现自己依旧喜欢书画艺术,就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上暨南大学艺术美学(书法理论与创作方向)硕士,同时和妹妹一起创业开办书画艺术工作室。
 
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山大学中国美学博士生的吴嘉茵说,创新是岭南画派精神的核心。作为新生代,她希望可以传承父辈不断寻求突破的干劲、闯劲,再发挥出新作用,创造新色彩。
 
【对话创二代】
 
吴嘉茵:父亲对我最大的影响
 
是他孜孜不倦的精神
 
 
我们是放养式成长
 
羊城晚报:你高考时选择文学,没有像很多画二代那样去读美术学院,当时父亲对你有没有建议?
 
吴嘉茵:家里有我,还有弟弟、妹妹。父亲其实很希望我们都能够学美术,但他当时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建议,说就选你最喜欢的。我当时挺喜欢画画,但不喜欢素描,所以后来我就选择了从小一直也很喜欢的文学专业。我们基本上是放养式成长。爸爸一直在画画,小时候他让我们好好学习,但根本不会像现在家长一步步去呵护孩子。爸爸每天画画的时间很长,但他会在人生一些关键性的事情上给出原则性指导。
 
我是一个蛮独立自主的人,这种性格也来自于父亲。因为他,家里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可以做什么或不可以做什么。所以我跟家里的关系很自由,没有精神上的束缚或负担。因此,我跟父亲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实际的矛盾。
 
父亲性格温和,也很豁达。实际上,我跟父亲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感情,平平淡淡。现在,我在微信里也会跟父亲聊一些艺术上的问题,他看到好的画、字也会图片发给我看。这样的时光真的很美好。
 
一边读博一边创业
 
羊城晚报:你研究生毕业后就开始做自己的艺术工作室,同时又再去中山大学读博士。边读边创业,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吴嘉茵:我真正踏入中国书画艺术这条路,是从2009年读大学开始到现在已有11年。毕业后,我选择教学生,发觉自己是书画爱好者、输出者、传播者。我喜欢把自己从浩瀚学海里面学到的东西,转移出来给周围的一些朋友学生,用比较现代的方式跟他们阐述,教学生特别有成就感。
 
读博则是我想提升自己的文化含量,总是觉得自己还有不足。尤其当老师时,一直在往外输出,很希望有些东西能够输入给自己。我是比较有好奇心、求知欲的人,不断地想知道更深,走得更远。
 
 
羊城晚报:你和父亲在艺术上有什么连接?
 
吴嘉茵:我会帮爸爸做一些比较实质性的东西,比如出画册、策展,是外部事务上的连接。另一种则是精神上的连接。我觉得很庆幸,除了一般父女间的感情外,我们在艺术上有很多话题。
 
羊城晚报:在你的成长的经历中,父亲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吴嘉茵: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他那种孜孜不倦的精神。父亲跟任何人都不一样,从我懂事开始,他就每天日复一日在画画,没有休息。我们都觉得他像一个苦行僧或者农民,这种日复一日地画,体力、精力付出都很大,我觉得他后来就影响了我。
 
寻求突破才是传承的核心
 
羊城晚报:你现在也想做艺术的传达者,你怎样看待传承?有没有跟父亲交流过?
 
吴嘉茵:我没有跟父亲直接聊过传承。不过我觉得传承中的传是承接上一代的。每一代人从上一代人接收到的知识和经验,自己再内化为这一代人自己的眼光、眼界,再去跟下一代人碰撞,就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出来。 岭南画派精神本来就是融汇中西,富有创造性。我觉得创新是岭南画派的核心精神。
 
父亲已经80多岁,但他一直有新想法、新实验,不断寻求突破, 我觉得这是传承精神的核心。我们新生代可以发扬这种干劲、闯劲,再发挥出一些新作用,创造新色彩。
 
羊城晚报:你对自己未来事业有什么规划吗?
 
吴嘉茵:还是希望可以进一步充实自己。现在大家都很忙,也有存在精神断层情况。中国文化里面有很多宝藏还没有发现,我希望自己可以学到更多,再用现代载体来传播,希望能让人在精神上多一些美学了解和感触,这种潜移默化的东西反而影响最大。
 
赚钱是无止境的过程,人会精神空虚的。我的有些学生是企业高管,如果学生在生活中可以找到一个精神寄存点和安放处,当拿起笔来,心会放松,日子也有意义。
 
【对话创一代】
 
岭南画派知名画家吴盛源谈子女传承:
 
要苦练基本功 不能做志大才疏的人
 
 
师从关山月、黎雄才大师,岭南画派知名画家吴盛源此次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是他首次面对媒体分享有关子女的传承话题。女儿吴嘉茵能够走上书画之路,让他倍感欣慰。“我希望子女可以成为一个美术工作者。既然走美术的路一定要扎实地苦练基本功,不能做志大才疏的人。”
 
女儿不怕吃苦我很欣慰
 
羊城晚报:在女儿的人生关键点上,比如学业或创业,您有何看法,是否与她观念不同?
 
吴盛源:我们观念基本相同,我更希望她可以做个画家,可以多画画,但是她更喜欢书法,更喜欢写文章,一边画画。她比较勤学,整天埋头埋脑地看书,也写了很多文章,特别是她为了学习艺术,很拼搏。她读大学三年级时,就想着毕业时要在母校华师办个人画展。本来她不是美术学院毕业的,办一个画展要几十张画也不容易,但她很有决心,用了整整两个寒暑假期,在炎热的夏季,一个人在画板前埋头苦干,整天整天地画。
 
毕业时,她所在年级送给华师文学院的毕业纪念礼物就是以嘉茵的画为代表。她是个很有决心的人,还出了一本小画集《游于艺》,这对一个并非美术专业的人并非易事。包括其他事也一样,她很有决心付之实践,不怕吃苦,从头至尾都很投入。这一点很多人都做不到,我也很感动。她画画时孜孜以求,最后也如愿开了画展,我的学生去参观,发了视频给我,感到很开心。
 
要老实做人认真画画
 
羊城晚报:作为岭南画派的知名画家,您如何看待传承?您认为传承最重要的是什么?
 
吴盛源:不仅是我的子女,还包括亲朋的子女一帮人在我这里学习,以学书法为主。学习最重要的是恒心,没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投入,是不可能的。对于子女,在他们小的时候,我就希望他们可以传承(我的事业),成为一个美术工作者。对他们有三方面的要求,一是文学,一是对生活的了解观察,一是基本功训练。
 
对于传承,我希望子女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画画。有基本功,有生活、文学的结合,才有好作品。艺术作品没有文学,就俗了。没有基本功,就很难画得像样,会很空洞。
 
既然走美术的路,一定要扎实地苦练基本功,不能做志大才疏的人,画画是手头功夫,没有熟练功夫,有时就是出不了效果,光有美术技巧,欠缺文学的底蕴作品往往就流俗,雅不起来。
 
人应有平常心 不可急功近利
 
羊城晚报:您对子女的未来,比如财富、事业的成功等是如何看待和期望的?
 
吴盛源:人应有平常心,但做事要认认真真地做。对于财富,不要过于强烈追求,淡泊明志。不要因为追求财富,走了邪路。黎雄才老师说,以数量求质量。有些人志高才疏,很久才落笔,就难出好作品。所以画画对基本功训练要求很高,从大山大水,到点景小人,都要画好。所以画画这事,不可急功近利,平常心对待。(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羊城晚报·羊城派图片 | 资料图
 
责编|沈钊
 
审签|郑宗敏
 
实习生|吴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