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出家”的文旅人孙勇:深扎牛记庵村“二次创业”

雪后牛记庵
 
牛记庵村地处大山深处,隶属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昆仑镇,是一个有着37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牛记庵村因传说得名。相传清顺治年间,一牛姓女子逃难至此,因饥困晕倒山中,恍惚中只觉一头神牛飞落谷中,此女醒来发现,身边有一处小泉,崖壁上有酷似“牛心”的巨石。女子认为这是神灵指点,给了自己一条活路,于是在山腰一所破庙住下,潜心修佛。她希望能给众生带来平安,便将庙名取作“牛记庵”。因地理位置偏僻,从上世纪90年代起,村民陆续搬迁下山,古村日益破败,房屋坍塌,道路失修,树木倒伏……
 
孙勇是土生土长的昆仑镇人。听着“牛记庵”的传说长大、熟谙大山深处风土民情的他,在一次返乡目睹荒废的村落后,决心要让牛记庵村重新“活”起来。于是,他领着大伙搞文化、兴产业、发展乡村旅游,开始了深扎基层的“二次创业”。
 
牛记庵古村
 
牛记庵村三面环山,青屋黑瓦建造于群山秀水间,或矗立于巨石上,或隐没在绿树中,像极了古诗里描绘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般的意境。
 
“一来到这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原来基础上‘修旧如旧’,把古村落保护起来。”孙勇坦言,这里丰厚的文化底蕴和优美的自然生态吸引着他,也成为支撑整个村子持续发展的动力。
 
虽然修复古村落的愿景十分美好,但孙勇也面临诸多挑战。首先是工艺上的挑战。牛记庵的传统村居以石头建筑为主,熟悉这种手艺的人越来越少,要找到一个理念相近、技艺娴熟的老师傅,更是难上加难。有段时间,孙勇四处寻访手艺人,逢人就讲自己的设想。几经辗转,在淄川区文化和旅游局支持下,孙勇找到了优秀的匠人,还请来专家为牛记庵古村落制定了规划设计方案。
 
接着干下去,孙勇才发现,更大的难题是资金,前期几百万元投进去,几乎看不到效果。“项目从2013年启动,干到2014年5月时,就有点顶不住了,开始向银行贷款。父母、老婆、孩子都反对这件事,不让我继续投资。”孙勇说。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孙勇顶住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终于在几个月后,完成了牛记庵第一批8个小院“农家乐”项目,前期投入初见成效。当他东奔西走联系游客时,情况比预想的要顺利得多。许多旅行社被他的坚持所打动,有的听说他的故事后,还主动减免了合作费用。截至2020年,牛记庵修复房屋70套,可容纳230人同时居住。
 
现在,寒冬的牛记庵村虽进入一年中的“淡季”,但非遗、民俗与节庆活动在这里“相遇”,全玻璃观景房正在紧张建设,孙勇依然停不下来。
 
“百鸟山舍”民宿
 
孙勇认为,文化的力量是潜移默化的。为吸引更多人切身感受山区民俗,牛记庵村开发了“百鸟山舍”等高端民宿项目,以独立庭院为单位,一院一景,突出“古”“故”设计,门外是高山、参天大树,门内是现代化的卧室、厨房设施,让人既能感受乡间生活的古朴韵致,又能在亲近自然的过程中放松身心、消除疲惫。
 
在依托传统资源优势的同时,这几年,孙勇还致力于带动牛记庵村人文环境的改善和群众文化的发展。村里建成了群众文化综合活动中心(包括书吧、咖啡吧)和文化广场、民俗文化大院,发展了广场舞队、合唱团,举办了“萤火虫”千顶帐篷节、旗袍文化节、摩托车音乐文化节等特色活动。小山村汇聚了人气,迎来了新气象。
 
与文化兴同步实现的是产业旺、旅游强。孙勇告诉记者,牛记庵村的土壤非常适合种植油杏树、桃树、山楂树等,但以往很少进行开发、包装,造成了资源闲置。近来,该村推出牛记庵蜂蜜、五谷杂粮等一系列特色农产品,还打造了农作物采摘体验项目,让文旅业态更加丰富。“在古村落保护、发展中,我们还优先吸收周边村民和回乡发展的年轻人,带动了贫困人口增收和人才回流。”孙勇说。
 
牛记庵特色农产品大礼包
 
据了解,如今牛记庵古村落年收入达1000万余元,精品民宿年收入达560万元,年接待游客量15万人次,年接待大型旅游团队800余个,实现精准扶贫210户、370人。
 
作为“半路出家”的文旅人,孙勇凭借努力和实力,获得乡村文化和旅游能人、优秀基层共产党员等许多荣誉。荣誉催人奋进,口碑更胜金杯。他说:“上山回村的路上,每当有群众看见我说,生活又便利了,村子又漂亮了,大伙享受的实惠更多了,我都会特别满足,觉得这些年的探索很有意义。”
 
不久前,淄川区昆仑镇整合牛记庵、暖石坞等5个村成立昆仑镇西部旅游度假区联村党委,以发挥集群优势,开拓区域文旅新局面。孙勇当选为联村党委书记,也挑起了带领5个村共同致富的担子。“为‘十四五’开好局,基层文旅人责无旁贷。下一步,我们既要立足每个村的特色资源,又要形成合力‘抱团取暖’,擦亮淄博文化旅游名片,更好地推动乡村振兴。”孙勇说。
 
(图片由淄川区文化和旅游局提供)
 
责编:李晓霞